朔州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知产流氓被判赔210万阿里联手商家围剿网

发布时间:2019-05-14 19:28:00 编辑:笔名

去年9月,在阿里巴巴法务部的协助下,6名淘宝卖家抱团起诉,分别将一边在上售卖假货、一边利用假冒安德玛授权文件进行恶意投诉的德阳知产流氓江某告上法庭。1月24日,其中一起在杭州互联法院审理的案件迎来了一审判决:法院认定被告江某的恶意投诉行为违背诚实信用原则、破坏商业竞争秩序,构成不正当竞争,需赔偿原告损失210万元。

阿里巴巴集团法务专家徐行健表示,阿里始终坚持联动社会各界打击像恶意投诉这样危害营商环境的歹意行动,要让歹意行为人倾家荡产。

知产流氓恶意投诉共被判赔267万元

2018年9月中旬,6位曾遭到江某恶意投诉的淘宝卖家,在阿里法务部的协助下抱团维权,于德阳、杭州两地向江某发起民事诉讼,索赔共计近1000万元。

2018年12月24日,德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其中5起诉讼进行宣判,法院一审认定江某冒用权利人名义,捏造、漫步虚伪事实,构成商业诋毁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分别判处江某赔偿卖家损失6万元至16万元不等。

图说:2018年12月24日,5起淘宝卖家的维权诉讼获胜,德阳中院一审判决江某赔偿5名卖家损失6万元至16万元不等。

1月24日上午,一起诉讼也在杭州互联法院一锤定音。本案中,原告王某在淘宝上经营了一家安德玛服饰行业销量TOP3的五皇冠店铺,2016年12月31日,被告江某同样经营着安德玛服饰店,利用伪造的安德玛授权文件、商标注册证书,投诉了王某经营的商品。因遭到歹意投诉,王某的店铺的流量下落,信誉受损,造成了重大经济损失,王某因此向江某索赔800万元。

杭州互联法院经审理认为,江某被诉投诉行动不具有正当性,王某和江某为直接竞争关系,致使王某及其经营的淘宝店遭受了实际损失,故江某的恶意投诉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

互联不是法外之地,正当的侵权投诉本身是权利人行使权利的一种体现,但是如果恶意利用投诉机制乃至伪造、变造权利依据以发起投诉,不但破坏正常的竞争秩序,也损害了同行业竞争者的合法权益,应当予以规制,行为人必须承担相应的法律。杭州互联法院在判决书中写到,终判决江某赔偿原告损失210万元。

至此,6名淘宝卖家抱团起诉德阳知产流氓江某的6起案件,一审全部获胜、法院共判赔267万元。

图说:1月24日,杭州互联法院审理淘宝卖家诉德阳知产流氓案,一审判决江某赔偿原告损失210万元。

阿里坚决打击恶意行为保护营商环境

据阿里巴巴平台治理小2介绍,与一般的知产流氓不同,江某恶意投诉并不是为了敲诈勒索商家。原来,江某开了一家店卖起假冒安德玛服饰,为打压平台上其他的安德玛卖家,不惜通过假冒权利人进行歹意投诉。很快,江某的店也被关停。

在阿里协助警方的打击下,江某曾在2018年5月被德阳市旌阳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10万元。

对于江某的一审刑事判决,2018年7月,旌阳区检察院以适用法律错误、量刑畸轻为由,提起了抗诉;众多遭受过江某恶意投诉的商家,也不满意缓刑的结果,认为缓刑根本起不到惩戒的作用,也无法弥补江某歹意投诉给诚信经营的商家造成的损失。因而,才有了6名淘宝卖家在阿里的协助下,自发抱团起诉江某维权的一幕。

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护航品牌和商家,免受像江某这样的歹意行为人滋扰,努力营造良币驱逐劣币的氛围,优化商家经营环境,要让好人一路绿灯,让坏人寸步难行。徐行健表示。

事实上,包括歹意投诉在内的络恶意行为,已经成为互联行业健康发展的毒瘤。美团面临刷单困局、滴滴打击恶意注册账号、拼多多遭遇羊毛党等,各类屡见不鲜。

徐行健告诉,阿里已经建立起一套相应的规则和措施,对知产流氓的歹意投诉行动进行监控和识别,并愿意在将来继续配合执法机关打击、联合商家起诉不法分子,要让恶意行为人倾家荡产。

商家在遭遇恶意投诉等行动滋扰时,千万不能忍气吞声、私下妥协,而是要勇于向知产流氓的恶意投诉说不,及时向阿里小二反应情况、寻求帮助。巡洋说,平台会坚定地站在权利人和商家一边,动用一切力量帮助大家维权,抵制歹意行为对于正常商业秩序的腐蚀,让大家更放心地经营。

白带多白带异常
益母颗粒一般吃多少天
产后感染多久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