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杨大刚与西山的谜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22:55 编辑:笔名

西山有鬼,有很多人都看见过,并且是在大天白日里看见过。因为有鬼,所以人们就都不敢到这个西山去,大家一谈到西山就毛骨悚然,就害怕。   但有一个人,却不怕,他不相信西山有鬼,这个不相信的人,名字就叫做杨大刚。杨大刚对人们说:“你们简直是胡说,哪里有什么鬼呀?如果有鬼的话,那这个世界还叫‘人间’吗,哪岂不叫‘鬼间’了?”   人们说:“杨大刚!你是真的不相信吗?”   杨大刚说:“我是真的不相信,一点儿也不假!我长了30多岁,还向来没有看见过鬼,就连鬼的影子都没有看见过,我现在真想见识见识一下。”   人们说:“你想见识一下?好啊,这完全可以,没有丝毫的问题!喏,那就请你到西山去,我保证你一到西山,你就会相信我们所讲的不是假话了。”   杨大刚说:“你们个个都说西山有鬼,哪天我到西山去,把西山的鬼捉一个回来,卖给你们,你们要不要?”   人们说:“要啊!只要你有这个本事,把鬼捉回来,我们保证要!”   杨大刚又问:“你们准备出多少钱?”   人们说:“只要你捉回来了,我们给你出5万。”   杨大刚问:“这可是真的?”   人们说:“这是真的!我们跟你都是乡里乡亲,早不看见晚看见,骗你干什么?”   杨大刚当即想,捉一个鬼回来,可以卖5万块,这真是一个赚钱的好门路啊,比有些人进城打工还要强——有些人进城打工,辛辛苦苦地干一年,还挣不到5万块的;瞧他杨大刚捉一个鬼回来,不费多少的力气,就能净赚5万块,天!这岂不是太划算了吗?   随后,杨大刚就决定到西山去捉鬼,他想把鬼捉回来卖钱。   这天早晨,大约九点多钟的时候,他在家里吃了饭,便提着一个麻袋,拿着一根木棍,上了西山。   西山面积不算很大,但也不小,满山都是绿树,各种各样的树这里几乎都有。林间藤缠枝横,芳草萋萋,野花盛开,百鸟啁啾,溪水淙淙,巉岩怪石,兔奔猴跳,其景象很美观,要是谁到这里来旅游,那可是一大享受;但,这里的景色虽然很美,可却没有人来游玩,其原因就是这里有鬼,人们很恐惧、很害怕——你想,人们怕这里,哪还有谁来游玩呀,你说是不是?   杨大刚走在一条林间小道上,这条小道像蚯蚓一样的爬动着,弯弯曲曲,看不到任何的尽头。树木浓荫蔽日,把外面的阳光全给遮掩住了,里面非常的阴晦,就像蒙了一层青布一样,不是很明朗。   杨大刚进了山,走了已经五、六里路了,但还不见一个鬼,为此,他就着起急来了,心想如果今天捉不到一个鬼,那到这山上来算是“白来了”,那5万块也是赚不到了。   正在他这样思忖时,不料竟陡然地响起了脚步声,像是有人来了。杨大刚用眼睛四处看了一下,却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影,随后他还是继续地朝山的深处走去。他想,自己再走远一点,走到山的里面去,也许能碰到鬼吧!   “咚、咚、咚,咚、咚、咚……”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响亮。杨大刚又用眼睛四面看,可奇怪的是,还是没有看见人。他想,怎么只听得到脚步声而看不到人呢,这是何因?就在他困惑不解的时候,有一个喊声飘来了:“喂,站住!别走,听见没有?”   听到这个喊声,杨大刚就真的站住了,没走了。大约只有两分钟的光景,就有一个黒色的影子如同飙风刮来一样,落在了杨大刚的面前,拦住了杨大刚的去路。这影子很高大,很厚实,就像一堵城墙,让人不可逾越。   杨大刚见这个黒色的影子拦住自己的去路,可又看不清它真实的模样,于是他便对那黑影说:“你是谁?拦住我干什么?为啥不让我走?”   那黒影说:“我问你,你到这山里来想干什么,啊?别人都不来,而唯独你要来,难道你就比别人‘大’?”   杨大刚见黒影问他,他便很牛气哄哄地说道:“我怎么不能来?别人不敢来,是因为胆小,害怕这里的鬼;而我才不怕鬼呢,我今天来,就是要捉鬼的,要捉一个鬼回去卖钱!”   “你今天是专门来捉鬼的?想捉一个鬼回去卖钱?”那黑影这样问道。   “是啊,没错!”杨大刚十分肯定地回答道。   “好!你要捉鬼,那现在你就捉吧,我就是鬼!我站在你的面前,看你怎么个捉法?”黒影的话一说完,杨大刚的眼前霎时就出现了一个青面獠牙的鬼。这个鬼有3米的身高,虎背熊腰,长得像一棵古松,穿的是像古代的战士打仗的时候所穿的那种铠甲,这种铠甲似乎还镶上了金珠玉环,闪闪发光,把人的眼睛耀得发花。   杨大刚看到这个鬼站在自己的面前,他赶快地就伸出手中的木棍想打。哪知,那鬼早有提防,杨大刚的木棍还没有举起来,就已经飞到了十米开外的地方。杨大刚拿着的那个麻袋,也被鬼一把夺了过去,鬼一把抓住杨大刚,杨大刚想同鬼搏斗,他以为自己有力,是可以战胜这个鬼的;不想,他根本就不是鬼的对手,只几下,他就被鬼打翻在地了,鬼将倒在地上的杨大刚装进麻袋里,随即便扛在肩上,就朝山的深处走去。   杨大刚的个子也不是很小,有1.80米,他被鬼像弯草把一样地塞进麻袋里,难受得要死,便在蛇皮袋里“我的妈呀,我的娘呀”地哀叫个不停。   鬼对他厉声地喝斥道:“你叫什么叫?你今天不是要来捉鬼的吗?既然你有这么大的本事,哪就不用叫了,啊,听见没有?假若你还叫的话,我就把你扔到悬崖下面去!”   鬼这一讲,杨大刚不敢再叫了,他知道自己只要被鬼轻轻地一抛,就可能像一个小石块一样地落到那几百米深的沟壑里去;一落下去,很明显的,等待着自己的就是一条路——“死”。   杨大刚还不想死,他在人世间还只活了30多岁,他还想继续地活,他脑子里思虑着,心想虽然现在被鬼用麻袋装着,很难受,可毕竟人还是活着的,这比被扔到悬崖下面去要强。所以,被鬼喝斥后,杨大刚在麻袋里就不再叫了,而是默默无声地沉静着,就如同一袋谷子。   鬼扛着杨大刚虎虎生风地走了几十里路,终于来到了一个山洞里。这个山洞很大,就像一个小礼堂,里面被一种幽蓝的光笼罩着。洞子里有很多小鬼在玩耍,他们一看见扛着杨大刚的这个鬼走了进来,都一齐喊道:“老大!你回来了?”随后,小鬼们都一窝蜂似的跑出来欢迎这个“老大”(也就是大鬼)。   大鬼把杨大刚扔在地上,杨大刚从麻袋里爬了出来,四肢酸痛(这是刚才在麻袋里因困得太久所造成的),就像被人抽了筋一样,身子左右摇晃,连站都站不稳了。大鬼叫小鬼们拿刀来,说今天要打“牙祭”(也就是吃肉的意思),小鬼们很听话,大鬼一讲,他们都把刀拿来了。   杨大刚知道这些鬼拿刀来是干什么的,顿时便“噗通”一声,跪在了大鬼的面前,连忙给大鬼求情,要这些鬼们饶他一命。   大鬼坐在一把龙椅上,跷起二郎腿,抽着烟。他很鄙视地看着杨大刚,说:“你只有这么大的一点本事,那你跑到西山来捉什么鬼,啊?真是好笑咧!告诉你,西山是我们的天下,今后谁到西山来,要先经过我们的允许;否则的话,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杨大刚说:“是是是!大王,你的话,我记住了,今后保证照办,再不违背了。”   “你这次违背了,该受什么处罚?”大鬼问杨大刚。   “我希望大王不要处罚我,因为我是一个可怜人,而且是一个非常可怜的人,受不起任何的处罚——一点丝毫的处罚都受不起,请大王开开恩,好吗?”杨大刚忱挚地央求道。   “不行!什么处罚都不受是不可能的——这一点,你应该要明白!我们这里有规定,凡是闯入西山、进入我们的‘王国’、一旦被我们抓住的人,不是丢命,就是缺胳膊少腿,要完完好好安然无恙地回去几乎是不可能的!你现在想选择哪一条?是想丢命呢,还是只想缺胳膊少腿?”大鬼对杨大刚作了说明,并征求杨大刚个人的意见,看怎样来处罚。   可杨大刚却硬是高低不接受这个处罚,胳膊、腿子他都非常的重要,很显然,这丢不得,人生活、劳动,都离不开;至于那“命”嘛,谁都想得到,那就更重要了——没有“命”,那人不就“死”了?   大鬼对杨大刚说:“我现在给你三分钟的时间考虑,看你选择怎样一种处罚形式;如果三分钟以后,你不能回答,我们就要采取强制行动了。好!你现在赶快考虑吧。”   三分钟一晃就到了,可杨大刚却仍然还是不能回答。   这时大鬼从龙椅上站了起来,他对那几个小鬼高声地叫道:“都过来!把他(指杨大刚)给我按到在地!”话一落,杨大刚就被众小鬼压在地上了,一动也动不了。   大鬼从一张石桌上,拿来了一把锋利的尖刀,一步一步走近杨大刚,很是充满杀气。杨大刚知道这下已躲不过了,看来自己的小命就要丢在这里了,他悔恨自己不该为那5万块钱来这个西山捉鬼;现在鬼没捉到,而自己反倒被鬼捉起来了,鬼现在正想要自己的命,唉,真是,真是!杨大刚的泪水,一串串的从脸颊上滚落了下来,他恨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卖——如果有的话,他想去买一包回来吃一吃。   大鬼手中的尖刀,就要对准杨大刚的胸膛了,只要一刺进去,杨大刚多三分钟就会跟这个世界“告别”了。杨大刚现在想把“命”保住,而决定舍弃自己的腿子或者胳膊——因为“命”(胸膛是人的要害部位,刺胸膛就等于是要一个人的“命”的)比哪个部位都重要,丢了腿子、丢了胳膊还能“活”;但“命”丢了,那就一切都没有了!   杨大刚在脑子里迅速地思量了一下,他认为腿子和手相比,腿子要重要,没有腿子连走路都走不好;缺手只是不能干活、不能拿东西,很大的问题没有。考虑好后,他就急忙地对大鬼说:“大王,我求求你!你千万别刺我的胸膛,也别要我的腿,我就把两只胳膊给你吧,好不好?”   大鬼说:“行!给两只胳膊也可以!只要我们今天有‘牙祭’打就OK了,我们已好久没有尝到肉味了,难受得很,幸亏你今天主动地给我们送上门来,真是太好了!”   言罢,大鬼手中的尖刀一动,杨大刚的两只胳膊就很快地落在了地上。瞬息,杨大刚便疼得喊爹叫娘,在地上直打滚,可那帮鬼们却在“哈哈哈”地大笑,像庆贺什么胜利一样,好快乐,好开心。   这时大鬼对一个名叫“树桩”的小鬼说:“树桩!现在赶快生火做饭,下酒的菜已有了,今天我们大家聚在一起好好地吃一顿。”   大鬼一吩咐,那个名叫“树桩”的小鬼就从山洞外面抱进一捆干柴,接着就在一个用石块垒砌的灶台前升起了火。火光让这个很寒气森森的石洞有了丝丝的温暖,烟雾一缕缕地飘向洞外。   时间不长,大约也就二十多分钟吧,“树桩”就把饭弄熟了,大鬼随即就喊“开饭”。那帮小鬼很勤快,也很听大鬼的话,大鬼的命令一下,小鬼们就搬桌子、就搬椅子,将菜端上来,将饭盛上来。   吃饭的时候,大鬼坐在桌子的正中间,其他的那些小鬼都围在他的旁边,就像众星捧月一样。大鬼兴致乐呵地吃着菜(这菜就是把杨大刚的两只胳膊砍成一小截一小截以后搀和土豆用汤熬成的),突然他说:“哎,树桩!差点搞忘记了,我们不是还有一坛窖藏的老酒吗?”   大鬼所说的“窖藏的老酒”,这是这帮鬼们在五年之前将一个来西山放羊的老头杀死后用他的血加红枣泡成的,现在这酒就埋在这个山洞的地下。   大鬼一讲这坛老酒,这帮鬼们就都想起来了,他们都说:“哦,真的,我们不是还有一坛老酒吗?这么长的时间了,从没喝过,现在何不把它拿出来喝呢?今天这么好的菜,没有酒喝,那可是一大欠缺呀!对对对!赶快拿出来喝!”随后,那个“树桩”就把那酒从地下挖出来了,拿到了大鬼的面前。   大鬼接过酒,给自己倒了一杯,也给每一个小鬼倒了一杯,他们都咿咿呀呀地欢叫着,喝得眉飞色舞兴高彩烈。   杨大刚趴在地上,看到鬼们喝酒,想到自己失去的两只胳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恨得要命,他很想拿一把刀把这些鬼们杀一个干净,且一个不留——但,这只是一种想法,你现在就是把刀递给杨大刚,他也无法拿了,为何?其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现在已经没有“手”了,他的手已被鬼们拿去作了“下酒菜”。   一个小鬼像是发了什么善心似的,他想自己今天吃的菜是杨大刚的胳膊,也应该给一点酒让杨大刚喝一喝才对。于是,他就征求大鬼的意见,大鬼说:“可以!给他一点酒喝一喝吧,我同意!”这个小鬼就倒了一杯酒,递给杨大刚,因杨大刚没有手,接不了这酒,这个小鬼就将这酒直接地灌入杨大刚的嘴里。   杨大刚知道这不是人们平常所喝的那种“酒”,鬼们的酒是不能喝的,你想,这用人的血泡成的酒哪能喝呀,我的天?杨大刚知道小鬼给他灌酒他千万不能喝,可他却已经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了,他的全身就像被电击了一样的瘫软、虚弱,你现在就是把火放在他的身边烧,他都无法爬出半米远了——即此,那就更别说灌酒了。   杨大刚喝了那个小鬼的酒,不用讲,自然就很难受,那酒进入他的肚子后,就如同马蜂进入了他的肚子,杨大刚随即就在地上滚来滚去,可这帮鬼们却在旁边一边拍手一边“哈哈哈”地笑个不停,就像看精彩的表演一样。 共 661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分居后遗精影响健康吗
昆明好的癫痫医院
云南治癫痫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