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江南连载玄幻花季流年第二十八章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4:26:10 编辑:笔名

二十八  上官老先生望了望湘明,说:“你很睿智,确实是这样,‘世界本清纯,人心复杂而己’。 我们这套功法就是从修心修性入手,,达到人心回归自然,人心与自然的和谐统一。你的悟性很高,一次的组场静功,己领悟了功法的精髓。”停了停,他看看大家接着说,“世界就是一个先天阴阳体。阴阳家不是说过: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向,四向生八卦,八卦生五行。五行成则万物生。老子也说过: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生则世界纷繁。世界纷繁未必是吉事。老子不是又说过:无,为天地之始;有,为万物之母。修道之人就是要回归初始。所以,我们都是生活在繁乱中,生活在繁乱中就难免人心失真。正如这一次的事件:由于善坤的‘人心不正’, 收罗了一批社会上的三教九流,钻营社会,扰乱治安,欺行霸市,干了不少欺软怕硬,为非作歹的坏事,我早看不惯了。正如邓小平同志所说的:门窗打开了,难免有一两只苍蝇飞进来。他们这都是借着‘改革开放’ 的浪潮,沉渣泛起,用旧社会的那一套来为害社会。当然,也正是有了他们,才有了今天我们的缘份,这就是道的复杂性。我们今后应该以修为的方法来化解这段孽缘。”国兴插了一句:“那,我们明天该怎么答复他们呢?”上官老先生说: 你们就跟他们说, 我近很忙, 改日一定登门拜访。 酒肉就免了,我们都是吃素的。对吧?……喔,不对,国兴是吃荤的。”国兴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上官老先生说:“我送你们到门口。国兴,你先过水池吧。”国兴轻身跨入水池,只觉得身轻如燕脚下生风,跨越自如如蜻蜓点水。他决不敢相信自己能如此身轻自如如履平地,到了对岸,困惑地望着他仨,满脸堆笑。上官先生也感慨地说:“不错!进步不小,一次带功就有如此成效!太好了。”国兴不是很明白,不知道什么叫“带功”。 杜鹃笑笑地说:“这算不了什么,我三步就过去了!”只见她纵身一跃己跨立在池桩上,再双手一抬双脚早己跨过水池大半,落桩的同时脚尖一弹,双手压着飘起的衬衣,身体还直立地在空中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旋转,然后,轻巧地落在了国兴的身边。惊得国兴眼晴嘴巴同时睁的老大,半天合不上。湘明也被杜鹃的精彩“表演” 给逗乐了,双手鼓掌给她鼓励。她乐的满脸如花灿烂,似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上官先生也为她鼓掌。  来到大门口,上官先生指着门前的风景对他仨个说:“风景美吗?”他仨同时回答:“美,很美!”上官先生说:“这就对了,山河无限美,我辈更该努力。你们做为学生,主要任务还是学习,今后,不要太多的被社会事务给干扰了,还是以学习为重,将来好报效国家。有些事务我们大人会处理,你们小孩别插手,明白吗?”湘明听话地带头回答说:“我们明白,会处理好各种关系的,不会耽误学习的,请您放心。”国兴也抢着回答:“我们已不是小孩了。”上官老先生欣慰地点点头。  走出下坡,来到上官老先生庭院背后,松枝上正有两只喜鹊在跳跃叫唤。湘明来了兴致跑上前去,叽叽喳喳地同它们交流了一大通,然后,只见两只喜鹊都飞到了他的身上,他从口袋里掏出米粒给它们吃。惊奇得国兴睁大了诧异的眼睛,赶紧轻身走上前去,神奇地问道:“你还能跟喜鹊交流?!”湘明轻轻地点了点头。杜鹃赶上来补白道:“湘明哥能跟万物交流。这算什么。”国兴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不是神仙了吗?”杜鹃说:“就当是吧。”笑。湘明也看着杜鹃笑:“别这么说。”他兴趣地对他们说:“喜鹊说了,我们跟上官老先生是一段好缘份,它们来报喜来了。”国兴和杜鹃听了都非常高兴。    第二天早读课,赖伙明来传话,让湘明到河边去,说是魏峰在那儿等他。湘明来到河边,魏峰煞有介事地问:“话传的怎么样了?那老先生怎么说?”湘明说:“上官先生说了,他近很忙,等忙完这阵再说。”魏峰一听火了:“还很拽!把自己看成什么了?是我师父给你们面子,要不然我早卸了你。”湘明反问:“你有这本事吗?就怕别被别人卸了。”魏峰也说:“你试试。”湘明讥笑他:“你们也就那点本事,占着人多势众。单打独斗,我看你们是不行!”魏峰气极败坏:“那我们单挑!”湘明继续气他:“我看你也不行,还是先跟我的徒弟打吧!”魏峰随囗问了一句:“你的徒弟是谁?”湘明答道:“三班的杜鹃。”魏峰一听,被气得吹胡子瞪眼睛,拿一个娘们来辱我。湘明接着说:“怎么样?有信心吗?明天中午‘飞机坪’ 见,你敢来吗?!不见不散噢。”说完话扬长而去,将魏峰一个人撂在河边生闷气。    中午,放学的路上。  湘明问杜鹃:“你跟我这么长时间,觉得自己功夫长进的怎么样?”  杜鹃答:“那还用说!简直判若两人,天差地别。世界观也改变了。用常人的眼光来看,或许,我现在是个半仙了!”湘明听了笑。  他就接着问:“你对自己现在的状况满意吗?你喜欢巾帼英雄吗?”  杜鹃答:“巾帼英雄当然好,女中豪杰耶,多让人羡慕!可惜,我怎么能跟她们比。”  湘明问:“让你去跟坏人坏事做斗争呢,你会怕吗?”  杜鹃答:“不怕!”  “那,让你去跟歹徒打斗呢?”湘明试探着问。  杜鹃犹豫了一下,说:“我没学过打斗啊,怎么打?”  湘明说:“我讲一个故事给你听好吗?”  杜鹃答:“好啊,好啊!”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村中有一位武林高师教了许多徒弟,个个身怀绝技,所以,仰慕来学习的人络绎不绝。同村有一位少年,由于天资欠佳,无一技之长,因此也找上门来拜师求艺。师父随手捡起一根细棍舞一舞,顺手一丢。然后让他回去练习。从此他早练晚练,上山也练,下田也练,走路也练,睡觉都练,师父给的细棍舞断了就换一根粗的……村里人知道他傻,不便于点明,都在暗地里笑他。到了几年一度的武林大会,他也去参加。大家打的火热,南拳北脚,十八般兵器。他往台中一站,什么也没带,就一根几百斤重的铁棍舞得“呼——,呼——”生风,滴水不漏,谁也靠近不得。近者,不是兵器断损,就是人员受伤,结果,他当然夺了武会首魁。夺魁后,他首先当众拜倒在师父面前,这位师父也大惊,但感到面上无限光彩,一扫往日的鄙视情结。从此,师父出门必带上这位“高徒”。  “听了故事有什么感受?”湘明问。  杜鹃答:“真才实学,凡事靠的是真才实学,少耍花架一。”  湘明说:“你说的太对了。从你昨天在上官文清先生梅花池上的表现,我知道,你现在的功力已远远超过董国兴,只是你没有发挥出来而己。因为你的本性较纯,你现生的经脉和小周天完全是通的了,你的气力绝不比故事中的‘傻小子’小。”  杜鹃生气,来追打湘明:“你才‘傻小子’呢。”  湘明跑到河边,指着一块河石,足有几百斤重,还有三分之一陷在沙石中,对杜鹃说:“你稍微用点力,肯定能将它推出沙面,再用点力,能抱的起来,信不?”  杜鹃走上前去,稍微静了静心,运力一推,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河石果真滚出了沙面。这下她来信心了,双脚立稳,憋气双手一抱,河石尽然真的离开了地面!双脚陷在沙石中的她兴奋不己,放下石头,双手握拳在胸挥舞:“我有神力咯!”望着湘明傻笑。  湘明问:“这下自信了吧?!”杜鹃乐乐地点点头。  湘明接着说:“自信了,师父我交一个任务给你。”  杜鹃问:“什么任务?”  湘明将早读课魏峰与他会面的情形,简单的叙述了一遍。杜鹃多少有些为难:“为什么要让我去呢?”湘明解释说:“他们这伙人太嚣张,我想让一个女生来压压他们的嚣张气焰,让他们永远抬不起头。让他们夹着尾巴做人。你是的人选。你有‘他心通’ 的神能,他们伤不到你的。我也会在暗中保护你。”  杜鹃咬咬牙:“好吧!”  湘明笑笑说:“怕的不是你被伤,怕的是魏峰会被一个女人打的很惨!”  杜鹃无奈地说:“你们这些男生啊,就是旧思想。谁叫我是你的徒弟呢!当然,我也挺厌恶他们的,教训他们一下也没什么不好。”  湘明偷着乐。    再说魏峰,晚饭后来到善坤家里。  善坤问:“怎么样?他们怎么答复?”  魏峰听了来气,端起茶壶自己斟了杯茶,一饮而尽愤愤地说:早让师父别给这帮人写信。什么东西?我们有什么好怕他们的?我们是谁?我们是‘地头蛇’,人家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何况一个糟老头;一个他乡的‘湖南佬’, 师父你也太小心了。”  善坤笑笑地走到茶几边来,斟上一杯茶咪了一口,然后点上一支烟,说:“你呀,还太年青,一个学生哥儿,许多世事你不懂,就知道打斗,学什么武打大片,尽给我惹麻烦!”  “人家不卖你的账耶。”魏峰兴灾乐祸,又觉得挺没面子地顶了善坤一句。  “他说什么了?”善坤诧异地加问了一句。  “他说现在很忙,没空,等忙完这阵再说。”魏峰气嘟嘟地说。  “这没有不卖我们的账啊,很有礼貌嘛。你怎么会觉得人家不友好,分明是你想多了。没关系,我有空登门拜访一下。”  “你也太给他们面子了,”魏峰抵触地说,“人家还准备让他的徒弟来跟我单挑呢。”  善坤吃惊地问:“又怎么回事?准是你又去激人家了,你到底对人家说什么过头话了?”,善坤有些气愤起来,声调也有所提高,“你从来都是不可一世的样子,我了解你,到底怎么回事?”  “我觉得他们很拽,说要卸了他们。”魏峰多少还是有些怕师父发火,怯生生小声地回答。  善坤将烟在烟灰缸内压灭,立起身来,指着魏峰说:“我怎么收了你这么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徒弟!人家说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你是处处摆大,又没多大本事。”,在厅内来回踱了两步,回头对魏峰说:“这件事肯定被你搞砸。”  魏峰强辩道“‘湖南佬’ 要让他的女徒弟来跟我单挑,你说我这囗气怎么出的来?”  善坤更加诧异:“你说什么?女徒弟?”,他停了停,思考一下,问魏峰,“这个‘湖南佬’ 来翠清多久了?就有徒弟了?”  魏峰答:“半年。”  善坤头痛地拍拍自己的额头:“估计又是一位高人,你就等着挨扁吧。”           共 381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细数阳痿的主要症状表现
昆明治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好
癫痫病的饮食护理都是哪些

上一篇:思念453

下一篇:春野雪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