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市场经济时代的爱情

发布时间:2019-11-10 20:59:48 编辑:笔名

  市场经济时代的爱情

  1、故事的开始很普通,相识很俗套。

  十八岁那年,千悔与同村女孩静一起来到美丽的滨江小城——浙江台州,开始了她们的打工生活。这里群山环绕,山青水秀,是个美丽的城市。

  在这里,她认识了一个来自湖南衡阳的男孩,名叫海林。他们是同事,都是从事服务行业。

  渐渐的他们熟识了。

  他喜欢在空闲的时候找她聊天,并且很认真的告诉她:他们家乡的山比这儿的山还要高出很多很多,他们家乡的水库要比这儿的水库大,他们家乡的风景比这儿的风景还要美。

  他的健谈感染了她,更吸引了她。再加上他那俊秀的面孔和与众不同的气质,她深深地为之而倾倒。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喜欢在自己的日记本里静静地描绘他白日里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

  她也每天都会默默地祈祷着,祈祷着有天他会主动向她走来,充满深情地对她说出那神圣的三个字……

  2、女孩的心事很虚荣,生活很现实。

  终于有一天,晚上下班的时候他约她出去,说:“我想请你吃饭,可以吗?”

  一时间,她幸福得不知所以,默默地点头。

  回来住处以后,同村女孩静知道后,不无羡慕地说:“你那么漂亮,他看上你也可以说是理所当然的事。”

  她听到静的这些话后,有些开心的笑了。

  在去赴宴之前,她作了一番精心的打扮。

  见到他后,她暗想:这可是他们次约会,他一定会带她去一个既又浪漫的餐厅共进晚餐。

  令她意想不想的是他带着她七弯八拐,走进了一间临街而设的简陋小木棚里,或许可以说只算的上是一个小路摊。

  坐在那里,她觉得自己的穿着与那里氛围似乎有些格格不入,可是又不好说什么。

  当然,她不是嫌他寒碜,而是无法抬头迎视那些过往行人所投掷的惊疑目光。

  他也不问她想吃什么菜,就自做主张的为自己和她各点了一碗鸡蛋面。然后还冠冕堂皇的说:“我觉得就我们两个人,去那些好一点的餐厅吃,实在是浪费。在这里吃不完还可以打包带走。”

  她心下一沉:“一碗面吃不完还要带走啊?”不过她转念又想:“多会过日子的男人啊!那像我,明明挣不到多少钱还动不动的大手大脚的花。”

  闲聊了一会,到了,他切入正题,于是问她:“你是否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如果可以的话,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照看你的。”

  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她不加考虑地就答应了他的要求。

  曾有人说: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女人智商几乎为零!果然名不虚传。

  回到自己的住处后,同村女孩静比她还要兴奋,钻进她的被窝问东问西。

  “你们在那儿吃的饭?华星餐厅还是董记大酒店?”静问。

  她摇头说:“这是我的秘密,我不告诉你。”

  “那我猜猜,我男友请我吃饭一般都是到华星餐厅,他比我男友的工资要高得多。我猜,你们去的一定是董记大酒店!对不对?”

  静越说越兴奋,她无奈的摇头,只得重复说:“这是我的秘密,我不告诉你。”

  “你真是不够意思,连我也瞒!”静噘嘴,假装作生气。

  可是静不知道,女孩子的虚荣心使得她多想跟她点头,说:“是,他请我去了董记大酒店,而且他深情款款的样子实在让人好心动噢!”然而,现在的她只能保持沉默,也许是心底要强的缘故,她害怕被自己的这个同村女孩看不起。

  “去光明影都了吧?”静又问。

  “干嘛?调查的这么仔细?”她心虚的回答。

  “初次约会吃过饭,对方一般都会邀女生看电影嘛,再说三十五元一张门票,也不算太贵。要是真去看了什么片子,现在就快点说说,别买关子了,大小姐。”

  静连珠炮似的发问。问得她直发蒙。

  “没有,我们没去看电影。”她说。

  静摸她额头,“没发烧呀。”

  “你才发烧呢!真的没去。”她信誓旦旦。

  静愣了一秒,一下钻出被窝,说:“那多无聊!”

  3、真相很残酷,这个男人很吝啬。

  上面的情景还只算是个开始,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千悔一直以海林的节俭为荣。虽然有的时候她也无法忍受他吝啬的表现,但每每望着他秀气的侧面,气也就消了大半。

  一次,他们朋友几个相互约好休息日去市区爬山。

  海林悄悄地对千悔说:“我觉得乘车还不如骑单车,省钱又自在,多好!还不用闻汽油味。他们坐计程车就让他们坐去,我们骑自行车去,怎么样?

  她想开口说坐计程车方便,可是现在他已经这么提议,她还好怎么说,只能默许。

  当他俩骑车气喘吁吁赶到山下时,静他们已经从山上玩够了,下山回来了。

  没辙,天快黑了,他俩只得调转车头往回赶。

  不想,走在路上,突然下起了大雨。

  “我们买把雨伞吧。”她说。

  “没事,顶多半个多小时就到住处了,忍一忍就过去了。”他头也不回地对车后的千悔说。

  结果,他们回来的时候,她的全身也湿透了,并且发起了高烧。他似乎怕到医院要花钱,于是自行走开了。还是静和她男友实在看不过去了,立刻把我送进医院的。钱花的倒是不多花,仅仅花费了二百余元钱。

  第二天,他空手而来,说是有点担心她,于是过来看看。不过他居然像个怨妇,有些埋怨她道:“你耽误上班了。也不是什么大毛病,看看我,昨天不也淋湿了么,一点事没有。虽说你们女孩身子弱,但你这点小病睡一夜不就好了?”

  静冷眼看他,说:“海林,千悔想吃梨,你去买一些回来可好?”

  静说这话也是在心里斟酌了一番才说出口的,因为她觉得梨便宜,他应该不会推拖。

  那知,他竟然说:“梨子现在要一块钱一斤呢。况且,她现在不是正生病着在,不能吃。还是不买为好。”

  静瞪了他一眼,转头看又看了她一眼,很无奈的摇了摇头,走了。

  4、生日很无聊,这个男人很虚伪。

  转眼之间,千悔的生日到了。海林却借口家里有急事,要回家一趟看看,可能是害怕她生日,她毕竟是他女朋友,不送礼物也不象话。

  她也没有介意,颇为大度的对他说:“既然你家里有急事,那你还是回家看看比较好。”

  生日当天,她在华星餐厅请一帮朋友们吃饭,随后,又请他们去迪厅狂欢了一整夜。其实也挺无聊的。

  次日,他发来信息给她:“迟到的祝福,生日快乐!”

  她很高兴,将昨晚吃喝玩乐的盛况转化为文字发给了他,他没回。她知道,他一定认为短信还要一毛钱一条呢,能发来那条祝福的短信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了。

  一个星期后,他回到了上班的地点。

  两人见到面的件事,居然就是他问她生日那天请朋友们吃喝用掉多少钱。

  她如实回答说:“加上玩乐也就三百元。”他听后脸色大变:“说你太浪费了,以后领了工资我帮你代管。”

  她听到这话时,没搭腔,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压得她快要透不过气来。

  5、情人节很浪漫,她却很无奈。

  情人节那日,同租的宿舍里充满喜庆的花香。连一向不起眼的河南妹小莲也欢天喜地地捧回了一大把玫瑰。静的床上撒满花瓣。而她,却只能独倚在星星公园一角的长椅上,看双双情侣,来来往往。她不想回宿舍。怕小姐妹们询问,更怕静的鄙夷与不屑。

  她回想下午的情景:她与他一起散步,路过花店时,她故意对着空气吸了吸鼻子说好香。他当时明白她那举动的含义,可却说:“玫瑰花八块钱一枝,也太贵了。又容易枯萎,买它纯粹属浪费,还是不买的好。真正的感情要那些摆设干嘛?我们走吧!”

  我在当场楞住了,感觉气氛很尴尬。

  这就是自己的爱情吗?她开始质疑。心里突然有点冷,对于她来说,什么都没有他重要。而在他的心里,钱就真的那么、那么重要吗??为什么他把它看的那样的重?她不懂。

  6、亲情很温馨,而且很重要。

  情人节过后没几天,静就与她男友回家了结婚了。她没回家。打让母亲代她送上贺礼,她不知道静在与她的母亲的见面交谈中都说了一些什么。

  当日晚上,她母亲打来,让她一定要回家一趟。

  她不太情愿,说:“到过年再回来吧!现在回去做什么?”

  她的妈妈很冷静,问:“你当初出门的初衷是什么?”

  她没有忘记,初想出门的初衷只是为了体验打工族的生活,收集写作资料。她从小就想成为一名作家。为此她的爸爸妈妈也很支持,还专门给她配置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她竟在打工的这个地方认识了他。

  拗不过父母,她只得返回安徽的家中。她决定说服父母不要听静的一面之词,想告诉爸妈海林是怎样一个勤俭能干的男孩……

  却没想到她话还没说完,她的爸爸火了就拍桌子吼了起来:“我听静也把大体的情况都告诉我们了,海林那个样子是勤俭吗?说到底就是吝啬。你和他现在都还没结婚呢?他就管你这管你那的,以后你还有好日子过吗?你清醒清醒吧!”

  她的哥哥也有些看不过去,在一旁插了一句:“听说你这两个月的工资都是他给你领了去。你看你现在穿的鞋子都小了,把脚趾头都挤肿了。可是听说你向他要些你自己的钱,但你要到了吗?当着全厂的人的面,他都不给你一毛钱,更何况那是你的钱啊,丢不丢人呢你!”

  她汗颜,不用想也知道,一定又是静跟他们反映的。是的,句句属实。那次,她委屈地哭了好多次。后来,静实在看不下去,找他理论。他很冷漠地对静说:“这与你有什么关系,她是我女朋友,我想怎样对她就怎样对她,你管不着!”

  静怒冲冲地回头找到千悔,让她去和他说分手,并说:“这种外表华丽的老葛朗台式的男朋友不要也罢。”可是,她还是放不下他,她仍然想念他。

  那次回家,她没能再回去打工的地方。父母既然知道了她在那的情况,当然死活也不准她再回去受他的气了。

  但是她却仍想着他,却想不出他对她的那怕是一丁点的好。纵然她明白,她迷恋的只是他漂亮的外表。但她依然放不下他,甚至连自己到底放不下什么都不知道。

  大雨倾盆的夜里她只是哭,电脑键盘被打坏两个,她的哥哥一声不响又买来新的装上。被家人没收,被锁上。她妈妈的哭泣和她爸爸的怒吼,再加上哥哥的冷嘲热讽,都使她感到自己似乎被推到了悬崖绝壁摇摇欲坠……但是,那还不是为了她好么,为她着想才这样的么!

  7、那段日子对她来说很痛苦,也很无助。

  那段日子对她来说很痛苦。每一天,她的眼睛都是血红的,肿得厉害。她的妈妈哽咽着说:“海林那个人,他不心疼你啊。他如果真心喜欢你,不可能对你那样,他自始至终心疼的都是钱,他爱的是钱啊!”

  阳春三月,她的哥哥要回青岛上班了。她从台州回来也已经四十三天了。

  在那一个多月里,她面黄肌瘦。她的哥哥苦笑道:“妹妹瘦了好,省得减肥了。”

  她的哥哥走的前一天,带她到街上转了一上午,并给我买了两套衣服和鞋子。说:“明天你送我到火车站吧!”眼中满是关切。

  晚上,她的哥哥的行李放在她房间的书柜上。她坐在电脑前,一遍又一遍地听着《别让情两难》这首歌:“若不是还想着再回到你身旁/早就对命运投降/别让情两难……”

  泪,难以自控地自她脸颊滑落下来。她的父亲无奈地蹲在一旁,她的妈妈进来,提着一大兜干桂圆,她转头看着,久违的桂圆,对她竟有一种亲切的吸引力。自从她的工资被他一次又一次领走以后,她在台州那边的一切的开销就只能从自己的储蓄卡里取了。坐吃山空的那些日子,她不敢乱花钱。真的好久没吃过了这么美味的补品了。

  她的哥哥伸手抓过一把递过来说:“多吃点,自己的身子要紧。”她没作任何犹豫,慌忙张开双手接过。她没想到,自己这一小小动作,竟激起父母莫大欣喜,因为她终于肯认真吃东西了。

  她的父亲亲切地对她的哥哥说:“剩下的这些桂圆留家里,给你妹妹吃,,你想吃时再买。”又转头冲她说:“多吃点!吃完再让你妈买!”

  “十二块钱一斤呢!”她嗫嚅着。

  “不管它多少钱一斤,只要你想吃什么,我天天给你买!”他的爸爸坚定的说。

  在那一刻,她才发现亲情是如此的重要,不禁泪流满面。她的父亲憨笑着。她的妈妈转过身去拭泪,她的哥哥边吃边用桂圆壳瞄准她再丢过来,形成了一幅温馨的画面。

  那晚,她的父母睡下后。她的哥提了两瓶啤酒推开她的门,她俩对饮。边喝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她的哥哥指着她电脑上偷偷写下的回忆片断说:“好好构思一下,整理整理,还是一篇佳作呢!”

  她有些恼怒,哥哥凭什么要看自己的东西?她的哥哥这时倒平和的笑着,并从口袋里掏出她的和储蓄卡,放在桌上,并开口道:“早点睡吧。明天你还要送我去火车站,而且火车站离咱家还有不远的一段路程。”

  然后,他关门出去。

  她愣愣地望着久不再身边的,一把抓过来,开机。一下冒进二十多条信息,其中有海林发的三条!每一条都有着相同的一句话:“快点回来上班!”

  她冷笑着摁下删除键,心开始麻木。

  次日早晨,在车站门口。她的父亲塞给她二百块钱,并说:“把你哥送到蚌埠火车站后,你就马上回家来吧!这一路的车票你买,别让你哥买了。他挣钱也挺不容易的。”

  她应身点头。

  她的妈妈望着她,眼中含泪。她的哥哥这时笑了笑,拉她上了车。

  四个多小时的车程,她与她的哥哥一路无言,连也是沉默的。

  春运早已过去,车站人不是太多。等车的时候,她的哥哥状似无意地说:“不管你以后走到了那里,都要先告诉我一声,知道吗?”

  她的哥哥坐上火车走后,站前台阶上剩下她一人独坐。她思考着她的去向,是回家?还是再回到他的身边?

  她明白:回家,将意味着与他的永不再见。而去台州,与他一起?

  “不,不……”她想到之前他对她的种种,忽然惶恐起来。她不敢想象,有朝一日,她会不会连回家的路费也没有了?或会沦为街头巷尾随处可见的乞丐?而那时她是否就一定会被他一脚踢开?

  她恐惧却又不甘心,于是她掏出,拨了他的号,还好,通了。传来的却是他在那头吼的声音:“你怎么还不过来!这边早开工了!这么多天没影了,真是的……!!”

  她无言以对。天那!难道她只是一个协助他一起赚钱的工具?

  “去死吧!”她咒骂了这么一句。

  这时她想起来时在车站妈妈的眼泪,现在方才明白:她是怕自己不回家啊!

  8、尾声。

  空旷的站前广场上,她颤抖着手指,按下挂机键,随后关机,取出卡,扔出老远。

  再见,该死的爱情,该死的海林!

  她从蚌埠回到县城时,已是晚上七点半了,然而,这里距离她家还有四十多公里路程。天下着雨,她又冷又饿,找了家公用打回去,说:“爸,我在凤台大桥下,没车了……”

  “你在那里别走,我马上去接你!”爸爸说。

  出租车里,她的爸爸一直把她的双手握在他的大手中,好像想永远也不放开她的手……:忧郁的橘子

养护
旅游热点
世界史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