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指间小说人远梦亦远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0:52:35 编辑:笔名

(一)    那零落了的  是梦  那破碎了的  是心  找不到了的  是你  绝望哭了的  是我     ——泽泫    无论我再弹断多少根琴弦,再哭痴多少颗心,再淌多少相思血泪,再也换不回红颜知己一夜添香暖。  我为什么要告诉她,告诉她我姓爱新觉罗?坦诚有错?坦诚有错。  那刻,她眼中闪过的那丝惊愕与瞬间的惊慌交错,我看得出,但是她解释说,只是没想到放浪于形骇之外的您,居然有如此高贵的血统,我一直以为您是一位家世漂零不得已荡迹江湖的浪子。  她浅浅的笑,蓝色的大眼睛一如从前的安祥。  她的离开在我意料之外。我以为我们可以彼此执手,相携到老。  我只是没想到她会离开,而且不再回来,我踏遍每一寸土地,也没有寻觅到她的踪迹,难道从人间蒸发了不成?就算撅地三尺,我也要找到你!  从遇到她的那一刻起,我就固执地认为,她是上天赐给我的宠儿,让我用一辈子的时间去陪着她,浪迹海角天涯。  她说她的幸福生活就是流浪,安居乐业的日子她会无聊会厌倦。  她说过,她要我永远不要离开她,不然的话,她会觉得孤单;她说过,我是她的亲人,她不会离开我。  我相信她的每一句话,我相信她会永远像小鸟依人一样依偎在我的怀抱,看星星看月亮天荒到老。还记得那天,我骑着马在城外遛哒,我一眼望见站在伤心河畔绝望桥上的她。似乎是神的指示,我毫不犹豫地走上前去对她说:跟我回家吧!她竟顺从的点点头,似乎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我就是她等的人,等我把她接回家,那似乎真个就是她的家,理应回来一样,不过先前迷了路而已。  驰马回缰。  她仰起头说:真的可以回家吗?  我看见她的眼睛,如一泓秋水,明澈、澄静。  我郑重地点点头,她长长舒了一口气,如释重负,像个孩子。  回到家里,金碧辉煌的王府并没有使她惊讶,似乎她就是这里的主人,早已熟悉了这一切。  我下令:从此不允许任何人靠近我的卧室,不允许任何一个女子走进我的书房。  我安排她休息后,举步来到书房。  只有现在这才算得上书房,只有今天的此时此刻书房才只有书、灯、和我,我闻到了书香,有醉人的味道,比过百年陈酿。翻开一页书,细自读去: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zhěn),地接衡庐。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ōu)越。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  轻轻合上书,掩卷长思,曾几何时,孤灯苦读,只为了不再被那些拥有所谓高贵血统的皇子瞧不起,终于才贯古今,武震边疆京城。呵,有了被尊重的条件,却失去了自由的权利……  成了那位高高在上尊贵皇兄的眼中钉肉中刺。其实我只是想要别人尊重我,不要把我当作一条狗或者一只猫而已,我并没有想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  从那以后,书被遗忘在角落,落上了厚厚的灰尘,剑寂寞的挂在墙上,闪着冷冷的光。  从此以后,书房被浓烈的酒香和浓郁的胭脂味充斥,我仿纣王的肉林酒池,沉沦在饮鸩般的快乐中,忘记了岁月,忘记了豪情,忘记了自尊,忘记了所有不该忘记的。虽然我逃过了命运的劫难,苟且偷生的活着,实际上我不如一只老鼠快活……     (二)    流泪的不是我的眼  离开的不是我的人  没人知道我不是我  当我不能给你的时候  我也不要你给  结局是伤害  为了爱  我选择离开    —— 尼罗     天地之大,何处有我容身之地?  被追杀,流逐海角天涯,从此没有王子公主的梦,有的只是刀尖上的舞蹈。  他为什么要姓爱新觉罗?为什么啊!  他什么要被杀,为什么啊?  因为他姓爱新觉罗,姓爱新觉罗的都该杀。这是南明王说的,咬牙切齿的样子,一扫平时的斯文,好可怕。  他,欺骗我也好,或者不要告诉我他姓爱新觉罗,我假装一无所知,我们便可以浪迹天涯海角,厮守一生。  我知道他活得很苦,有幸福,他会兴奋地抓住不放,而我,背着沉重的人生十字架,遇到幸福,也不能释怀。  我期期艾艾地活着,他只道我增添了不少妩媚,却不知道我的心和他一样苦。  他从不曾问我来自何方,将去何处。他只道我是上天派给他的天使,拯救他脱离苦海;他只道我和他有前世未了的姻缘,今生来团圆;他只道可以和我缱绻一生,永不分离。可这一切都在他的梦未圆时,碎了一地。  呵,如果他不姓爱新觉罗,或者我不是南明公主,这一切都会成为现实:只希望他不再姓爱新觉罗,我也不再是南明公主;只希望他是江南的卖油郎,我是江南水乡的采菱女,只一眼,情定三生;或者他是北方乡野砍柴的小阿哥,我是北方山村烙饼的小阿妹,我们情歌对唱幸福绵长。  在我寻找爱新觉罗族人的途中,我也在寻找自己的归宿,我只是一个女人。  伤心河畔绝望桥上,我看到生命的虚无,在我准备合眼的刹那,我看见了我的他。生命之花瞬间绚烂,我便微笑着,等他把我带回家。  呵,开心的我,不知道悲剧的种子已经种下。  殊不知,当爱和恨重叠时,就注定了没有好的结局。  心有灵犀一点通,我们就那样默契地相处,生活的海波澜不惊。  在那样的平静下,我看见他彻头彻尾的改变,我的心慢慢地变得越来越来甜蜜,可是就在我幸福憧憬未来时,他告诉我,他姓爱新觉罗!  手上的毒甲,已变成了黑色,我也无法掐向他的命脉,眼前是他微笑透亮的笑容,他不知道我的指甲由他喜欢的粉紫变成了令人恐怖的黑紫,他不知道我要杀他,我要杀他!他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愚蠢的人啊,那个你深爱的女子,她要杀了你,杀了你啊!  可从看到他的眼起,我就彻底在宿命里沦陷,我失去了所有的抵抗能力,我的城门在他来到门前的那一刻自动开启,我无法控制我自己,如果他不姓爱新觉罗,如果我不是南明公主,这一切都没有错。可偏偏他姓爱新觉罗,我是南明公主啊,上天造化错。  命运交错,命运交错,错错错!  命运啊,难道让我深爱的人的鲜血来祭奠我美丽的十指长甲?我夜夜对月祈祷,万能的神,就让我们多待一会儿,就多一会儿。  南明王终还是知道了我的行踪,给我通牒的时候,我那么悲伤那么绝望,没有一个依靠的肩膀。我不愿死,也不愿他死,所以在那个夜里,我逃走了。  我走后,他会心伤,他会迷茫,好好的,怎么会不见了,他会满世界找我的,有时我就在他的旁边,看着他的憔悴的面容,我却没有勇气说,嗨,我在这儿,我在这儿呀。  我不愿离开的呀,但终,不免毁了他,也毁了我。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孟光梁鸿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羡煞了多少人;韩凭夫妇忠贞不渝,生死心相守,震撼了多少人;文君相如一见钟情,相约私奔,获得幸福,让多少人心动去不敢行动。我不能行他们一样,但我不是怯弱,因为爱有不同的表达方式,我选择离开,这是珍爱。  我不能说,我在这儿,我早这儿呀,但我心里的爱依然不曾改变。    (三)     时光挽不住流浪的脚步  海角天涯  风雨碍不了前行的路  泥泞留痕  幻梦成空  梦碎在爱的边缘  爱在梦碎后哭泣  人生失足于绝望的路口  不管是谁选择了谁  谁都没有错与对  站在支离破碎的背后  笑看红尘落寞     ——泽泫    我睁开惺忪的眼,温暖的阳光站在我的身边,睡过的石头很热,我的心却很冷。  我到哪里去找她,我从不曾问过她的身世。是何处人氏,我只道是上天怜悯我,送我红颜知己抚慰我的心伤,陪伴我走过风风雨雨,坎坎坷坷,可她突然消失,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哦,她真的是上天派来的,仙子是不能再凡世待的时间太长,否则会让俗气玷污她圣洁的心。  她是仙子吗?我问。她不是仙子。我答。他有一个人的血肉.感情,是那么实在;她没有神话中仙子的完美,她有作为一个人的完美,是的,她不是仙子,但在我心中,他胜似仙子,因为,她,的确是我的仙子。  忽然看见头顶的树枝上有一火红的包裹,迎风摇荡,像嬉戏秋千的少女。取下打开一看,我的心又抽紧了,他来过,我怎么却不知道。你接哪,包裹里全是我爱吃的点心和饭菜水果。摸摸,饭菜还是热的,我包好,抱在怀里,向前奔去,也许她还在不远的地方。  汗已浸透了我的衣赏,腿软的已迈不开步,我坐下,打开包裹,把饭菜一口一口细细咀嚼,其中还有她芬芳的味道,埋下头吃饭,又发现她那温柔的盯着我,抬起头,眼前却再没有她微微的轻笑,失望地埋下头,又听见她说,你的样子,我神经质地抬起头,眼前依然只有绿树成荫,枝叶婆娑,我的泪沁在眼角,天啊,为什么捉弄我,我们相知相爱,却天各一方……  泪滴进饭里,有她的味道,也有我的味道,和在一起,只有一种味道——它的名字叫做相思。  我告诉自己,什么都别想,吃点东西,有了精神,才可以去找她,有了她,我才有天长地久,可在我埋头的一刹那,我又听见他在拍手笑,呵,我在这儿,我在这儿,我在这儿呀,呵呵,来抓我呀,来呀,来呀······我听见她的召唤,我猛地站起身来去抓她,才又发现这只是一个幻影,饭也洒了一地,就如我无尽的相思,糕点滚的不知去向,像她一样的隐藏。  呆呆地坐在那里,看天上的流云一朵朵的飘逝,像我的生命,人生真应该庸碌一辈子吗?难道所有的都是命,不,我对命运说不,我还年轻,前边的路还很长,我不能自暴自弃,无论多黑的夜,总有黎明的那一刻;无论多大的雨,总有停止的那一刻,无论多舛的命运,总有转折的那一刻。穿过长夜的黑暗,穿过雨天的泥泞,穿过人生的刀光剑影,虚无颓败,我们会看见另一种风景的。  我继续我的路,我要找到她,海角天涯。  走过很多地方,看到很多平凡的幸福,我从不曾心动,我不需要传统的继承烟火,我也不要嫔妃,满院妻妾成群,满目的百媚千红。我只要我的尼罗。不过我的一个尼罗。  路过烟柳巷,走过章台落,看见那些倚门卖笑的女人,我又想起了我的尼罗,她说过,不许轻看那些女子,她们强装欢颜的后面,有数不尽的伤和痛;她还说,她们终生受人唾弃,她们都也坚强的活;她们也是身不由己,她们也渴求自由的生活,她们之中有才有德的大有人在,可红尘淹没了她们所有的光芒,留给她们的有且仅有唾弃,她还说,如果有一天你抛弃了我,我就去青楼,永不再回来,等到你悔悟的时候,让你伤心生生世世……  伊人语仍在耳,可伊人有何去何从呢?  时间就那样一天天,一年年的过去,走过风雨泥泞,走过烈日沙漠,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的寻找脚步。  有时我在想,也许曾经的所有只不过是一场斑斓的梦,醒了以后,便不可追忆。所有的只是徒劳;或者是命运给我开的一个玩笑而已,也许命运认为我很好玩弄,所以从小到大不停的戏弄我,让我哭也不是,笑也不是,绝望都有希望,希望都找不到方向。  彷徨,迷茫。  不过,直觉告诉我,事实上绝不是这样子,所以我像无头苍蝇似得追,无怨无悔。  有时,我停下来问自己,这样的选择是不是错了?可错又在何处?对自己心中之爱的追求,哪有对与错?既然选择追求,就不要怯步,就不要不停地说后悔,人生的一大快事,就是追求自己的追求,任何情况下,都不放弃,只在红尘落下帷幕时,用潇洒的姿势,站在背后静静观看。    (四)   伤心河畔的草  青青  绝望桥上的人  欣欣  高头骏马在走了我的  青春  脉脉斜晖下留了我的  悲谶  命里注定的不是  命  浪迹天涯  走遍海角  不是我的梦想  千寻雪  多少泪  停驻的脚步  欲碎的心  看见梦中的风景  风景对了背景却错了  所以我就得走了。    ——尼罗    我在这儿,我在这儿,我早这儿呀。  在心里重复了无数遍的语,却在他的青丝一缕一缕滑落时,变得寂然无声。  他的泪颓然滑落,那是他对红尘的眷恋,但他仍望不见我。  从此以后,我便住在了他的心里,在他的木鱼声中,慢慢沉睡,一直到他不能承受的时候。  我怕  为什么会这样啊,我怎么让他迷恋如此之深,为什么我们要相遇在我消沉的时候?为什么?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宿命?  我不要啊。  我要告诉他,我杀过人……杀过很多他们爱新觉罗族的人……我双手的红润,全是鲜血浸染的,你要杀了我,你不应该爱我。爱我。你十恶不赦!  可我不能跑到他面前去告诉他。  在为爱情疯狂的人,是没有理智的,就算情人丑陋,在他的心中也是美好的,并且他也会为他牺牲一切,毫不后悔,这就是所谓的“人眼里出西施”。  我爱你,我为什么要爱你啊!遇上你就爱上你以后,我劫后难以重生,我生也痛苦,死也不自由。  我悔恨,我也不得不承认,爱上他是我今生做对的一件事,是我今生的幸福。  我离开,我离开,什么都别说了。我对我的人生不想做更多的解释,一个连自己的爱都不能忠厚的人,还苟且偷生做什么?  没法寺对面的守情崖,使我的归宿,这次,仍然要选择,很无悔的,不散的灵魂可陪着他修我们的来生,很幸福的。天边的霞,火红一片,像整个世界失火,对不起了,南明,对不起了,南明王,对不起了,对不起了,我背信弃义了。  对不起了,泽泫,对不起了,爱新觉罗.泽泫,我走了,你到来世来找我,我还在伤心河畔,绝望桥上等你,你,一定要骑上你的高头骏马,毫不犹豫地奔来,把我带回家,从此我们不再分离。 共 686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预防精囊炎的方式
黑龙江男科研究院
云南治疗癫痫

上一篇:假如33

下一篇:爱你就是因为喜欢你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