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出口流失情况严重我国铟资源储备急需加强

发布时间:2019-05-22 08:36:22 编辑:笔名

出口流失情况严重,我国铟资源储备急需加强

铟可以比肩稀土,是一种稀缺的不可再生的稀有战略资源,并已成为电子、电信及光电产业不可或缺的关键原材料之一,广泛应用于国防工业、航空航天及信息产业等领域。铟主要是铅锌矿综合利用的产物,在生产上确实不好控制,因而在国内消费不足及国外需求扩张的背景下,我国铟资源出口流失严重,对未来发展高科技产业构成约束。为了将来的高科技产业发展储备充裕的资源,并减轻出口政策的管理压力,当前我国急需加强铟资源储备。

铟资源供需状况

1.资源状况

世界铟资源虽然比较稀缺,仅相当于黄金储量的1/6,但是我们中国铟资源却很丰富。根据美国地调局统计资料,2010年我国铟资源储量占到世界总量的73%,在资源掌控上是处于的优势地位(图1)。需要注意的是,铟通常与其他金属伴生,极少具有经济意义的独立铟矿床。在目前的技术经济条件下,只有铅锌矿中的伴生铟才容易被提取成金属铟加以利用。

2.资源供需状况

(1)世界供需状况。2009年以前,世界铟资源是供应过剩的。2009年之后,一方面,由于中国原生铟产量下降;另一方面,市场对液晶屏幕的需求快速增长导致同期铟消费还在扩张,如此使得世界铟在2009年之后出现了供不应求的情况,铟资源的稀缺性日益明显。2010年,世界精铟供需缺口大概为300吨。

日本既是世界再生铟的生产中心,同时也是世界铟的消费标杆,而且消费还有继续扩张的倾向。有资料报道,2010年日本的精铟消费量已经超过了1300吨,占到世界总量的80%。所以,日本是这两年导致世界铟供不应求的决定性因素。

(2)中国供需状况。一般来说,资源大国都是生产大国。与资源优势地位相对应,中国是世界原生铟生产大国,这几年的原生铟产量基本稳定在300多吨,占世界的比重也基本稳定在50%~60%,在世界原生铟供应体系中处于主导地位的。中国虽然是世界铟生产大国,但是却不是铟消费强国。目前,我们中国铟消费的规模基本还是维持在50~60吨的水平;不要说与日本相比,就是与美国相比,我国铟消费都是低水平的。

尽管这两年我国的铟产量有所回落,但是当前国内的消费量也不足产量水平的20%,很明显地反映出供应严重过剩的趋势。因为供应严重过剩,所以在国内储备不足的情况下,使得我国铟在大量出口。这两年,我国未锻扎铟的出口情况虽然比2005年及2006年好多了,但是2010年的出口量毕竟显现出比2009年明显回升的态势。

其实,出口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问题的核心是我们在出口铟初级原材料,其结果是间接地支持了国外相关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更为严重的是,铟具有很好的再生性,现在规模出口铟资源必然会造成大量的二次铟原料在国外循环利用,结果是相当于增加了国外的铟资源储量,同时也是在无形中消弱了我们国家的铟资源基础。所以,通过铟原料的进出口贸易累积效应,将可能逐步实现国内外铟资源优势地位的更替,并对我国现代高新技术产业发展起到延缓或扼杀作用。

中国铟资源政策实践

当前,我国铟产业发展所面临的一些主要问题,概括起来就是开发过度,并且严重出口过量,只有不到20%的铟留在国内消费生产附加值较低的低档ITO靶材等产品。另一方面,日本等国家通过进口我国的粗铟和铟锭,并利用在铟加工方面的技术垄断优势,控制着产业链的下游技术与市场,逐渐掌握了市场 话语权 同时,在铟金属采购上,采取联合采购的做法,以几大公司的名义集中采购,增强谈判议价能力,有时甚至动用释放储备等措施,逼迫国内一些企业不得不低价出货。这样的结果是,使得我国铟产业低端化问题突出,并一直在夹缝中苦苦挣扎。更何况实践中还存在走私等实际问题,如此进一步加剧了初级铟资源的流失。所以,当前我国铟行业面对的不仅是市场问题,而是一场产业链的深度竞争。从管好用好资源的角度,我国已对铟资源的管理进行了系列的政策实践。

1.政策目标

根据我国铟资源的特点,从管好资源、用好资源等角度考虑,我国对铟资源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政策实践,其目标主要是:促进资源优势、生产优势及出口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和竞争优势;同时,努力推动铟产业结构升级。换句话说,就是要把更多的铟资源留在国内消费,并推动铟产业向高级化阶段发展,避免当前拼资源、比消耗等不良现象。

2.政策实践

(1)出口管理政策。因为铟是一个伴生矿产,在生产上确实不能像其他矿产那样能够搞生产总量控制制度,否则将容易影响其他主矿产的供应。所以,要把已生产出的更多的铟资源留在国内消费,加强出口环节的管理就成了政策的工作重心之一。这几年,我国铟资源出口管理主要实行了这样一些政策:,取消出口退税;第二,及时解决铟的出口税号问题,并于2007年加征出口关税,掌握铟的出口数量与流向;第三,制定出口企业资质管理办法,并于2007年6月正式实行出口配额管理。

从前面的供需关系分析来看,近几年我国铟出口量确实比2005年及2006年下降了,而取消出口退税、加征出口关税等出口挤压性政策措施又是在2006年之后出台的。所以,排除走私,从海关统计的出口数量变化上判断,我们认为所实施的抑制性的出口政策还是很有效果的,它们对抑制铟原料的大量出口确实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但是,需要注意的是,我们在运用政策的时候,一定要对WTO规则进行系统思考,否则将增加政策风险,2009年原材料出口争端案是具有警示意义的。对于出口退税,因世贸组织对各国的出口退税政策没有明确的规定,所以出口退税已经成为国际贸易的一种惯例。根据WTO规则要求,各成员国可以对本国出口产品实行退税,但是退税的限度不能超过出口产品在国内已征的税款;在这个范围,各成员国可以根据自身的经济发展需要和国家财政承受能力,确定恰当的出口退税水平。我们取消铟的出口退税,该项政策肯定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对于出口关税政策的运用就该慎重,因为它毕竟突破了我国入世时所作的具体承诺,而且利用例外条款对外解释的依据也不足,因而使得出口关税政策存在一定的政策风险。

(2)行业管理政策。在加强出口管理的同时,各类疏导性的行业管理政策及措施也不断诞生。例如,2007年成立了广西铟谷交易中心;2009年9月成立了铟业协会,自觉加强行业管理。其中,具有重要实践象征意义的是2008年12月,对铟启动了收储行动,虽然首次只收储了30吨,收储的规模相当有限,还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我国铟大量出口的问题,但是在实践中必定迈出了这一步,意义是非常大的。我们相信,随着管理制度的完善及国家经济实力的提升,包括铟在内的各种小金属的收储规模总会不断提高。此外,我国对铟的加工贸易管理也是急剧转弯,并且严厉打击走私。系列的政策举措,无不映射出我国管理铟资源的决心。

储备是政策转型的归宿

加强出口环节管理虽然有它的积极意义,但是很容易增加它的政策风险。国外的一些做法值得我们学习。实践中,国外常用的办法之一是将部分矿山封存起来或者是停止开采,从源头上就减轻了出口的管理压力。考虑到铟属于伴生矿产,它随着其他主矿产的开发而回收,所以它的生产量是不可控的,因而封存矿山的办法在我国是不太切合实际的。其实,国外的储备制度对我们有现实的启示意义。目前,美国、日本等国家都建立了稀有资源储备制度,适当的时候加强铟、铋、锗等产品的储备。

1.储备是规避政策风险的港湾

储备是一个蓄水池,可以缓冲供应过剩或者不足,在生产和国家安全中发挥重要的作用。美国和日本都建立了铟储备制度。针对我国铟资源的特点及实际情况,为了减轻传统出口管理政策的压力及提升我国铟产业发展的话语权,我们对铟资源的出口管理政策急需向储备制度转型,而且可以说是迫不及待。随着2008年铟收储的实践及其他各方面呼声的高涨,在国家外汇储备庞大规模的支撑下,相信包括铟等在内的小金属收储肯定迟早要实施,它不仅可以有效地规避出口管理政策的风险,而且对节俭政策的实施成本及避免实践中的政策博弈等方面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2.储备是保障未来铟资源需求的战略布局

有机构预测,未来5年左右,传统铟锡氧化物(ITO)领域仍可能保持10%以上的消费增长率;同时,液晶平板显示、太阳能电池及电脑芯片等仍将快速发展。由于世界铟资源极其有限,属于稀缺资源,并且在信息产业等高科技领域具有不可替代性,是未来高科技领域竞争取得优势的重要砝码。因此,国家对铟资源实施储备制度,也是确保我国未来高科技产业发展所需资源战略布局的具体实践,它对稳定、夯实我国铟资源的优势地位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从实际情况来看,2008年我国收储30吨铟的规模是远远不能解决实际问题的;我国铟年度储备规模应该提高到200吨以上才算比较合理。

3.储备是规避将来资源经济风险的后盾

鉴于铟属于小金属,其价格并不完全受供求关系制约,市场心理对价格影响很大,游资非常容易炒作,去年上半年的行情就是一个典型代表。如果我们现在不乘机储备充裕的铟资源,未来我国企业将可能需要用超过现在出口价格的几倍、甚至几十倍来购买这些曾经被我们以非常低的价格出口的产品,使得我国铟产业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资源经济风险。所以,为了保障我国未来的铟资源供应,避免 低价卖出、高价买进 消费等现象,现在储备充裕的铟原材料也是我国铟产业发展的必然选择。实践中,我们要鼓励有能力的企业和团体都加入到储备铟、保护铟资源的行列中来。

铟产业被称为 信息时代的朝阳产业 ,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当前,以信息技术为中心的新产业革命已经兴起。在国家加快培育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系列措施的推动下,我们储备好充裕的铟资源,就是为明天新产业的发展奠定好坚实的资源基础。我们相信,今天苦心管理好铟等这些资源,它们一定能在将来的新产业发展中给予我们巨大的回报。

海南泛洋12月起增加一条航线
永州市委常委班子召開專題民主生活會
【潮男】海淘中“清关”方面的那点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