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汉皇刘备第六十三章广阳除恶三

发布时间:2020-01-21 18:29:04 编辑:笔名

汉皇刘备 第六十三章 广阳除恶(三)

侯强急匆匆的迎到府外,看着杀气腾腾的县兵已经把府邸团团围住,眼角不禁跳了几跳,强抑心慌,大圆脸上挤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大声道:“县尊,侯某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看着刘备和县尉等几个一丝反应也没有,只板着个脸拿眼来觑他,心中一沉,硬着头皮继续干笑道:“不知今日县尊此来,所为何事。”此时,脸上笑容却是比哭还难看了。

刘备一摆手,县尉便拿着一份案牍,大声念道:“经查,侯府侯强等以下,屡犯律令,为祸地方,曾于某年某月强占民户田地若干,某年某月强抢某户女……所犯罪行,罄竹难书,民怨滔天,县令刘备,奉天子而守广阳,今见侯强猖獗,凶顽难制,特收之下监,待罪行一一核实之后,再行论罪。侯强,你还不束手就擒?”

侯强额头上面冷汗涔涔而下,他想不到刘备动作这么快,短短时日内就把他查了个底掉天。今天只怕是要完,想到这里,不由嘴里一阵苦涩,又强振精神,不顾还有许多外人,对着刘备弯腰恳求道:“县尊,今日可否饶我一条贱命?种种恶事,皆由府中恶奴所为,侯某管教不严,御下无力,实在惭愧,愿缚恶奴,再献家财,若县尊能饶侯某此次,从此之后,愿举家为县尊之尾翼,为县尊所驱驰,刀山火海,在所不辞……”为了活命,真的是什么都不顾了。

刘备昂然道:“我刘备所结交的,不是将来可以纵横天下的英雄豪杰,也定然是重情重义的铁骨男儿。就凭你这等人,也配追随我?”满腔豪气的话语中,却充满了对侯强深深的不屑。

张飞与简雍在刘备身后,听了刘备的豪言壮语,心中激动不已,想道,原来在兄长眼中,我们是未来的英雄豪杰和铁骨男儿,原来兄长如此看重我。十几岁的少年,又哪里得知他们的人生会波澜壮阔,注定了不平凡。此时两人对视一眼,心中却是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努力,不要辜负玄德哥哥的期望。

侯强听到刘备无情的拒绝,一颗心已然沉到了谷底,不由怒目而视,道:“刘备!你是想逼我鱼死破吗?”身后的剑客死士等,顿时蠢蠢欲动起来。

刘备冷笑一声,道:“侯强,你若不想我诛你满门,我看你还是束手就擒的好。我刘备是什么人你也应该清楚。今天我把话放在这里,我刘备办案,只诛首恶及犯事之人,不会牵连家眷,祸及家人!”他倒底是经受过后世文明熏陶的,对无辜的人命看得很重,不会像其他官员一样,动不动就满门尽诛。

侯强闻言,犹如将溺之人捞到一颗救命稻草,不由大喜道:“刘备你此言当真?”

刘备傲然道:“刘某用名声担保,再説了,我又岂会谎言骗你一个将死之人?”

侯强自然知道,刘备的名声简直就是堪比黄金,不,比黄金还要坚挺,听了刘备所言,他也就放心了。虽然舍不得死,舍不得那么多的小妾,那么多的下人家的妻女……他有太多的舍不得,可是想到自己的子孙,为了他们,认命吧!

于是侯强往地上一跪,悲寂的道:“侯强认罪!”

刘备把手一挥,县尉便率了人入府,照名单上所录的抓人。侯强跪在一旁冷眼旁观,见刘备果真没有惊动内眷,一颗提着的心才彻底放松下来。

县尉带着人马,把一个个恶贯满盈的家伙都用铁索枷了,串成一串,牵出府去。此时侯府门外,已经聚集了众多闻到消息前来围观的人们,有普通百姓,有富贾,有豪强……他们见到犯人出来之后,不禁心中大惊,那还是侯强吗?只见侯强短短时间,便似乎苍老了几十岁,原本充满光泽的脸庞已经暗淡如死灰,平日里一双炯炯有神的双眸,此时也失去了光彩,黯然无光。紧随他身后的,是一大串人犯,都是恶行累累之人。

大家心中不禁都一凛,县令动真格的了。无数围观的百姓见侯强一脸枯败,身被枷铐,不由皆大声欢呼起来。侯强在广阳,所做之事,人神共愤,他家祸害了多少人?只是侯强家大势大,与官府又相互勾结,广阳百姓心中再有不满,也只能强忍。如今见刘备行雷霆之举,一举拿下广阳城最大的毒瘤。又怎能不欣喜,不欢呼?

人们奔走相告,得知这个喜讯的人们越来越多。大家围着犯人,一路怒骂着送了一程又一程,直到把犯人送到县衙门外,大家才止步。然后满城沸腾了。刘备的声望在广阳城达到了鼎diǎn。

而各路豪绅心中却不禁直打鼓,刘备在广阳,一直以来都与人为善,想不到此次却重拳出击,一下就把侯家给连根拨起了。不由得众人心里不害怕。于是一个个的赶紧思索,往日里有没有不敬的地方,要赶快抓紧

时间弥补。日后也得和县令多多来往亲近。这人年轻,手段可不得了哇。

刘备也是有敲山镇虎之意,自己不喜欢吱声,但并不代表自己是病猫可以欺负。你们按照规矩来,大家相安无事,触犯了我刘某人的底限,那么就只好对不起了。

侯强一案,刘备让县丞县尉一起合力,搜集人证物证,接待苦主,务必要弄得清清楚楚,要让广阳上下,心服口服无话可讲,按后世的説话就是要办成铁案!于是,全县上下上了发条似的,拼命忙活,一直到接近年关,这才告一段落。

这个春节,刘恪带了人前往广阳相接。刘备与刘恪于是一道转回楼桑。刘备出仕之后,族中对他又是不同,虽然不至于谄谀,但也更见亲近和热情。刘备知道这是人之常情,于是对这一份好意欣然接受。

在楼桑的日子,虽然没待几天,却很欢乐。最最快活的是,刘备在母亲的催促下,终于和卢?圆房了……因为今年已经是光和五年,卢?已经十七岁了,刘氏想抱孙子的愿意越发强烈,于是一切水到渠成。夫妇两人之前虽然未曾真正合体,但其他种种,皆已尝试。在卢?欲拒还迎的娇羞之中,刘备化身成人狼,逮住了剥光光的羊脂小白兔,几番调弄,前戏做足之后,便把腰身一沉,微一用力,只听一声如泣似诉的娇啼,这世间便又少了一个少女,多了一个少妇。闺房之乐,不足为外人道也……

正月,回到广阳之后,刘备看侯强一案已经整理得七七八八,便正欲明正典型,不料正欲下令的时候,却有天子使者驾车而来,带来了一个对刘备来説算不上好的消息:光和五年春,正月辛未,天子大赦天下。

刘备郁闷得要死,上上下下忙活了这么久,难道就要把侯强这王八蛋给放了?不行!不能放!他与侯强已势如水火,又岂能轻饶,再者,自己这一次没有掰到侯强,万一侯强出狱之后,散尽家财去运作,把自己弄到别的地方去为官,那侯强还有谁人可制?

这种可能性并不是不存在,侯强刚下狱时,他的家人还在四处为他奔走呢。只是侯强实在是罪恶滔天,铁证如山,没有谁敢出手救这一个必死之人。但现在不同了,皇帝要大赦天下,他要敢揪着侯强不放,那些人坐得住吗?

思来想去,刘备暗自发狠,就是这官不做,侯强等人也不能放了,一个个的都得砍了。否则,何以显公正?否则,何以显威明?

刘备决心已下,便不再多想,转而又细细研究起眼前这张圣旨起来。嗯,皇帝只是説狱中未决的死囚减死一等,发往边郡戍边。那么,哪里能做文章呢?刘备陷入了深思中。

没过几日,果然便有人忍不住跳出来了,此时县衙门外有形形色色的人在鼓噪着。刘备闻讯出来,见了众人,大声道:“官府重地,有事説事,不得无故喧哗。”又命县尉派人把这里给围了起来,他倒是想看看,有些人到底想耍什么花样?

那些人见有县兵围着自己,不由有些不安,骚动了片刻,便有人麻着胆子上前问道:“县尊,圣天子大赦天下,命天下未决之死囚减死一等,发往边地戍边,小人斗胆敢问一句,县尊打算什么时候执行圣天子之旨意呀?”

刘备眯了眯眼,道:“你是何人?可有亲属在狱中?”心想要是没有,马上把你乱棍打出。

那人便拜道:“小人张老六,小儿张北,因失手杀人被拘在狱中,小人别无他意,只想问明县尊戍边的时间,小人也好前来相送我那苦命的孩儿……”説着,不禁轻声哽咽起来。

刘备便扭头吩咐了几句,不一会,便见一个小吏拿了一份卷宗送来给刘备看。刘备匆匆扫了几眼,心里便已有数。原来这张家父子以采药为生,但去年冬天去卖药给药商的时候,药商故意压价,张老六就抱怨了几句,那药商可能是心情不好,便回骂张老六,混乱中也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两人便扭打了起来。然后张北劝架不成,拿了把上山采药的小刀,威胁药商松开他父亲,结果不知怎的,失手把人给捅死了,因此被抓捕。刘备看卷宗道这父子两人向来本份,心中便有了计较。

刘备便道:“你且宽心,就在这两日之间,本县自有决断,你且等候消息便是。”

张老六千恩万谢,磕了几个头便又出去了。其余人欲再问,刘备便长身而起,道:“何时执行,本县自有决断,尔等静候音讯便是,若再围绕县衙,喧哗不断,尔等便是扰乱公务,少不得吃一顿打,可速散去!”

众人闻言,只好一个个的怏怏散了。刘备冷笑道,不就是想逼我早diǎn放人嘛,你们放心,一定会给你们一个大惊喜。

;

武汉民生医院治病怎么样
浙江中医药大学中医门诊部
防城港看牛皮癣要花多少钱
扬州哪所白癜风医院好
芜湖治疗卵巢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