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冲动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2:41:32 编辑:笔名

事故发生的地点,正是那段被两边垃圾堆挤窄了三分之一,本身又年久失修、凹凸不平的马路。刘二婶赶到的时候,现场显然已经过清理,除了地面上少许血迹和一些豆腐脑似的东西外,几乎没留下什么痕迹了。行人开始慢慢散去。刘二婶刚才远远地看见这里有许多人,她就敏感地预见到这里一定发生什么事了,本来被骄阳烘烤得有气无力的她马上不知从哪来了一股劲,于是急急地赶到这里,现在她都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了,结果却是剧终人散,未免也太令人扫兴了。当然,这也更刺激了她的好奇心。  “哎,这位大姐,这里到底出了啥事?”她问一位年龄和她差不多的女人。  “还能出啥事,车轧死了人呗。多好的一个闺女,唉!”那女人叹息道。  她也象征性地叹息几声后,便又兴致勃勃地进一步问道:“多大的一个闺女?”  刘二婶今年五十有二,两个儿子已经成家另过,只有一个小女儿在县城上高中,几个星期不回来一趟,丈夫又长年在外当包工头,家里只剩下她孤身一人,也没几个人说话,电视又看不进去,于是她便到处串门,和几个老娘们整日东家长西家短地议论。今天这事,刚好又是一个很好的谈资,她岂能轻易错过?她的问题多着呢,诸如那闺女多大了,长的什么样,穿的什么衣服,当时的情形如何,甚至哪村的,谁家的闺女等等。这些可是一则“重要新闻”一些不可缺少的要素。  她忽然看见他们村的二狗媳妇也在这里,这女人正用一双大眼睛恶毒地看着她,嘴角挂着一丝令人难以察觉的冷笑。她心里“呸”了一声,别过脸去。这骚女人是个狐狸精,男人不在家,发骚养汉,还不让人说,几天前刘二婶才和她打过一架。  直到人们完全散去,被驱赶到远处的苍蝇们又卷土重来时,刘二婶才有些恋恋不舍地跨上她的三轮车,继续回家去。也许是突然意识到那混合着血迹的豆腐脑样的东西可能是人的脑浆,也许是突然感觉到周围垃圾堆的刺鼻的臭味,或者是因为那骚女人刚才的那一个恶毒的冷笑,她突然感到一阵恶心。然而这种恶心的感觉很快又过去了,她又感到全身上下每个细胞都被一种强烈的冲动充溢着,她飞快地、不知疲倦地蹬着车子,要尽快回到村子里,把这个“重要新闻”传播给每一个人去。  回到村子,太阳还有很高,刘二婶看见村头树荫下正有几个老头老太在那儿摇着扇子乘凉聊天,便顾不得回家,径自把车骑到他们跟前,迫不及待地加入进去。自然,她带来的“新闻”很快成了他们谈论的中心,她刘二婶也成了这场谈论的焦点人物。她眉飞色舞地告诉他们,那女孩大约有十五六岁,听说是个学生,可能要回家去,结果在那一段马路上和迎面而来的一辆卡车撞在了一起,情形很惨呢。老头老太们谛听着,议论着,惋惜着,她则从中体验到了很大的满足,仿佛取得了什么惊人的成就似的。  这晚七点多的时候,当她在老铁头家,对老铁头一家谈起这件事时,她已记不清这是第九次还是第十次了。她虽然觉得有点疲倦,却毫不厌倦,而且每一次都有一种新鲜感,每一次都有一些小小的即兴发挥。正当她绘声绘色地讲着的时候,忽听正在一旁看电视的老铁头的儿子二葱说:“二婶,你看——”  几个人便停住话,一起向电视上看去,只见县电视台正播送着下午车祸的领尸启事,还有死者的遗像。刘二婶一看,便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起来:“我的闺女啊……”    写于1998,4,12  整理于2007,6,23 共 133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阳痿导致不孕,这些预防方法你应该看看
黑龙江好的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治癫痫病研究院哪好

上一篇:抱着吉他去流浪

下一篇:我不是思念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