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学逆苍穹第73章寂寥

发布时间:2020-01-21 21:40:24 编辑:笔名

学逆苍穹 第73章 寂寥

第73章

寂寥

“对不起,我失败了,辜负了大家对我的期望。”

听到了大家的憨笑声,牧雨泽这才清醒了过来,才知道原来刚才的那种屠戮只是幻境而已。

起身之后的牧雨泽,知道在幻境中自己出手了,也就意味着闯关失败了,前者带着田田的歉意对着大家说道。

“哈哈哈,终于等到了,雨泽你不用自责的,其实你恰好通关了呢。”

看到牧雨泽这一番自责的模样,炤炫反而大笑了起来,笑声中竟然隐隐约约的隐含了一些解脱的味道。

“我不是在幻阵之中动手了吗?然而炫王你不是说,必须守护者本心才可以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听到炤炫这样说来,牧雨泽却是没有半点儿欢喜,质疑道。

“这就是殿主的善良所在,当年虽然蚩氏一族是人类的敌人,但是胸怀天下的轩辕帝纵然在面对敌人的时候,也不愿意屠戮生灵,因此才布置如此幻阵。当年我参见测试的时候,殿主也告诉我不要当真的,然而我也是实在忍受不了那种血腥的场面,谁知道却是只有这样才能过关的。”

显然牧雨泽的质疑也是在情理之中,所以炤炫也并不意外,解释道。

“那这么说来,我就可以持有寂寥了,对吧?”

神器呀,轩辕帝所铸的,想想牧雨泽都觉得高兴。正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武修一脉也是需要一把趁手的兵器的。要不然的话,炼器师这种职业怎么能凌驾于武者之上呢。

这才到了牧雨泽该欢喜的时候,前者才不管什么:“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呢,人活一生倘若总是一种表情,一种态度,这个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呢。

“这个吗,现在还不宜高兴的太早。这仅仅是通过了第一关的测试,至于能不能持有寂寥,还得要看看寂寥本身愿不愿意呢?到了神器这个等级,兵器已经有了灵性,它也有选择主人的权利呢。”

显然任何有价值的东西都不是那样容易就可以获得的。炤炫的这一番话让得牧雨泽却是有着一抹憧憬,那种对于这种挑战的渴望在牧雨泽的眼中升腾着。

这也可以理解,毕竟一把神器如果放在了庸人的手中对于这把神器本身却是一种不公平。

“我愿意一试!”

这一次没有丝毫的犹豫,牧雨泽斩钉截铁的说道,毕竟以前者的性格,做任何事情都喜欢有始有终,这已经完成了一半的事情,断然不会就此罢手。可以接受失败,但是不可以接受没有努力就放弃的失败。

“老朋友,好久不见了。”

说着,炤炫大手一挥,一抹红光闪过,然后就可以看到一柄三尺的刀凭空闪现。

这把寂寥一出现,周围的空气瞬间波动了起来,随即就连温度也是有些提升。碧水浮宫之中,原先的一些水生动物在这一刻竟然都是远远地躲开了去。

一股子森然从寂寥上蔓延开来,饶是以牧雨泽那曾经经历过三十年的意念力考验的人都觉得一阵心浮气躁,体内的血液仿佛不受控制一般到处流淌,完全没有了往日那般规律。

“嗡嗡”

似乎是感受到了它的主人的召唤一样,寂寥的刀身发出了嗡嗡的声响,这声音足以慑人魂魄。

“好刀。”

强行压制住体内躁动的血液,呼吸吐纳之间,总算是将呼吸调节的匀称起来,牧雨泽大声赞道。

“雨泽,这把刀杀戮太重,因此产生的戾气也是十分的浓厚,需要有十分强大的意念力才能驾驭的,你试试吧,如果不可以的话,不要勉强,记住凡是造化皆是有缘者得之。”

作为前任拥有寂寥的人,炤炫自然知道寂寥中所蕴含的戾气是多么的浓烈,于是对牧雨泽叮嘱道。

“谢谢炫王提醒,小子我知道了,不知道我需要怎样做呢?”

知道炤炫是为自己好,所以牧雨泽感激的同时,问道具体的寂寥认主的方法。

“每一个寂寥的拥有者,必须将寂寥融入体内才能驾驭寂寥,所以需要一滴精血和它进行融合。”

炤炫经具体的方法给牧雨泽说了一通。

“噌。”

二话不说,牧雨泽直接用匕首在手臂上一划,一滴鲜血飞迸而出融进了寂寥之上,然后寂寥一闪,随即不见了踪影,却是已经进入了牧雨泽的体内。

“啊熬!”

寂寥一进牧雨泽的体内,它本身的那种记忆也是随即被牧雨泽所了解。

感受到了寂寥体内那种嗜血,那种在战场上的疯狂,牧雨泽不禁叫出了声来,因为那种戾气实在太过浓厚了。

然后就可以看到牧雨泽的全身泛起一股浓郁的猩红,那种鲜血的腥味径直蔓延开来。紧接着,牧雨泽的双眼开始了急速的转变,本来一双漆黑的双眸在这个时候全然变成了殷红,瞳孔之中散发着无比狂暴的凶残。

“啊!”

这是一种源自灵魂深处的疼痛,仿佛灵魂再被无限死循环一样的绞碎,然后重塑之后再被绞碎。

疼痛的牧雨泽脸庞上一阵一阵的扭曲着,整个清秀的脸庞这个时候完全失去了该有的颜色,面如土灰,苍白和憔悴是这个时候的主题。

“给我安静下来。”

突然,灵魂中对着寂寥一阵咆哮,然后牧雨泽竭力地保持着神智的清明,唯恐被这种戾气所侵蚀。就像这样如此强烈的戾气,一旦被侵蚀的话,整个人就会被左右,完全失去了理智,仿佛行尸走肉一般,再加上寂寥的辅佐,很容易变成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主人?”

看到这种变化让得牧雨泽如此的疼痛,黄豹十分着急的喊出了声来。

“不要紧的,突然间我有些看好这小子了。”

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炤炫不紧不慢的说道。

“来到了我的地盘,你还如此的霸道,给我安静下来,是龙你也得给我盘着。”

牧雨泽较起劲来也是十分的执着的,遇强则强的这种性格,这个时候却是一点儿也不后退,疯狂的意念力源源不断的从脑海中汹涌而出向着寂寥奔袭而去。而后与那无穷无尽的戾气碰撞在一起

这个时候,灵魂深处正在与寂寥争斗的牧雨泽确实不知道,此时此刻,自己的周身被一种类似于鼠笼一般的罩子给笼罩了起来。影影绰绰的鼠笼这个时候在牧雨泽的周身之上快速的旋转着。

“豹,你把‘画地为牢’传给这小子了?”

看到这鼠笼出现的刹那,炤炫的脸色微变,自然认得此物乃是神器‘画地为牢’这是集灵魂防御与攻击为一体的神器,对着黄豹问道。

“这也是‘画地为牢’自己的选择。”

略微有些欣赏的看着这鼠笼形状的画地为牢,黄豹回答道。

“看来是天意呀。”

闻言,点了点头的炤炫呼出了一口清气说道。

“嗡嗡嗡”

就在画地为牢出现之后不久的时间,寂寥体内的戾气终于被牧雨泽的意念力给中和完毕,然后从牧雨泽的体内破体而出,发出石破天惊一般的音破声,仿佛在庆祝着自己重见天日一般,之后恭恭敬敬的耸立在了牧雨泽的面前,静如处子。

“我成功了吗?”

看到这一幕的牧雨泽眼露喜色,问道。

“恭喜你,终于获得了寂寥的认可,从此以后你就是寂寥的新主人了。”

终于,悬在炤炫心中的那一颗石头终于落地了,自己多年的心愿也已经了结了,道。

“谢谢炫王。”

就在刚才寂寥入体的那一刻,牧雨泽从心里面就喜欢上了寂寥,那种相见恨晚的凄美。所以,对于炤炫的馈赠,牧雨泽十分感激。

“是我该感谢你才对。”

数十万年的守候,也将炤炫的那种韧性渐渐地消磨而去,这个时候的炤炫再也没有了曾经的那种驰骋疆场的洒脱,而是一个渴望解脱的平凡人而已。

武警北京市总队第三医院怎么样
重庆皮肤病医院预约专家
阜阳有没有癫痫病医院
淄博癫痫病医院有几家
湖北省男科医院地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