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揭开吸血蝙蝠神秘面纱组图

2018-11-06 10:06:48

揭开吸血蝙蝠神秘面纱[组图]

吸血蝙蝠

蝙蝠的进化

据《泰晤士报》8月18道,委内瑞拉一个叫瓦劳的偏远部落频频遭到吸血蝙蝠的攻击,过去一年间,已有38人被咬后身亡,其中包括几名儿童。吸血蝙蝠袭击人类事件以前也经常出现,但像委内瑞拉近发生的大规模“恐怖袭击”事件,以前还鲜有发生。这些可怕的家伙为何纷纷将人类视为“眼中钉”?这是一起偶然事件还是人类应得的报应?吸血蝙蝠究竟是一种什么动物?

土着人突然患怪病

瓦劳是委内瑞拉的一个部落,居住在偏远地区,人口只有3.5万,极少跟外界接触,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然而,近一段时间,他们的生活完全乱了套,一种怪病袭击了他们的部落,搞得人心慌慌。

蒂索・戈麦斯是部落的一名医生,虽然医疗条件有限,但土着人身体不舒服了还是会找他。近,他的诊所门庭若市,来看病的人数明显增多。患者的症状大同小异:据他们介绍,受害者的症状包括发烧、身体疼痛、双脚刺痛、身体逐渐麻痹、极度怕水。另外,受害者生前还有抽搐,身体僵硬。

这么多的人同时出现这种症状,让戈麦斯医生摸不着头脑,他说:“这真是一种怪病。”凭他的医术和条件,很难查清楚这些人究竟怎么了。让他后怕的是,死亡病例开始出现,死亡人数速度增加。土着见事不妙,只得向外界救助,希望科学家们帮助他解开这种怪病之谜,否则,整个部落将面临严重威胁。

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怪病呢?专家们对此进行了深入调查,试图找到准确原因,其中就包括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两位研究人员――人类学家查尔斯・布利格斯(Charles Briggs)和公共健康专家克拉拉・曼蒂妮・布利格斯这对夫妇。研究人员很快找到了答案:都是吸血蝙蝠惹的祸!

栖息地遭到严重破坏

吸血蝙蝠(Vampire bats)攻击人的事件引起全世界注意。尽管村民死亡的确切原因尚未得到证实,但专家认为,他们可能是由吸血蝙蝠体内携带的狂犬病病毒致死。据认为,这些吸血蝙蝠的栖息地可能受到附近采矿、伐木和建坝等人类活动的破坏,被迫去寻找新的猎物,瓦劳的村民此时不幸成为了受害者,连一些研究人员也不幸成为受害者。

吸血蝙蝠往往生活在完全不见光的地方,例如洞穴,老井、空心树和建筑物。这些栖息地的吸血蝙蝠数量从一只到数千只不等,经常还生活着其它种类的蝙蝠。通常情况下,吸血蝙蝠每个繁殖季节只孕育一只幼仔。每个栖息地通常只有一只雄吸血蝙蝠,雌吸血蝙蝠及其后代的数量则在20只左右。每只吸血蝙蝠每隔几天便要享受一顿血餐。

如果在进食期间不能吸食足够的血,它们可能与栖息地的其它吸血蝙蝠联系,请求它们捐献食物。口对口的食物交换在形式上与接吻差不多。野外吸血蝙蝠的寿命长为9年,圈养状态下可达到19年。

儿童是的受害者

美国疾病防治中心狂犬病项目主管查尔斯・鲁普雷希特(Charles Rupprecht)对布利格斯夫妇初步诊断结果表示同意。他说:“死者的病史和临床迹象与狂犬病的症状相符。这种疾病的预防其实很简单:避免遭到叮咬,同时接种疫苗。”委内瑞拉卫生部官员亦对吸血蝙蝠袭人事件做出回应,计划派医疗组前往奥利诺科河三角洲地区的土着部落。

吸血蝙蝠导致狂犬病爆发这种事情非常罕见,在南美洲热带地区更是前所未闻。鲁普雷希特说:“吸血蝙蝠的适应能力非常强,智人就曾是它们的目标,屡屡轻松得手。”自2007年6月以来,瓦劳部落已有38人死亡,其中16人是在过去两个月里被吸血蝙蝠夺命。在人口约为80人的穆库伯纳村,就有8人命丧吸血蝙蝠,且都是儿童。

布利格斯夫妇在调查过程中,走遍奥利诺科河三角洲约30个村庄。他们曾在瓦劳工作多年,这一次狂犬病爆发后,当地土着亲自向布利格斯夫妇发出邀请,请求他们前来调查原因。曼蒂妮-布里格斯说,她惊讶地发现瓦劳很多村民现在都养猫。她说:“他们告诉我们,这是因为蝙蝠经常咬孩子。”布里格斯夫妇也被迫采取防护措施保护自己。

曼蒂妮-布里格斯回忆,在瓦劳从事调查工作时,一天清晨醒来,她在床单上发现了血迹。曼蒂妮-布里格斯排除了遭蚊虫叮咬的可能性,此外,她还感觉自己的手指隐隐作痛,并在上面发现两个红点。她说:“我肯定是蝙蝠咬了我。”

进攻方式令人不寒而栗

据专家介绍,吸血蝙蝠是一种营养方式很特殊的小型蝙蝠,不吃昆虫或果实,而专爱吃哺乳动物和鸟类的血。通常的食物是家畜的新鲜血液,有时也吸人血。吸血蝙蝠只有在天黑后才出去觅食,其视力和嗅觉都非常发达,又有独特的“回声探测器”,可发出特殊的超声波,用耳朵捕捉周围动静,分辨动物睡眠声音。

它们往往寻找熟睡的受害者,直接飞落在它的身上,而更多的是飞落在它的身旁,然后再悄悄地爬过去,爬上受害者的身上,这样不容易被发觉。它们选择动物的裸区或毛、羽稀疏部分,如肛门、外阴周围、鸡冠和垂肉等裸露部分,耳朵和颈部以及脚也常被光顾,当选中合适的地方后,便迅速地用尖锐的利齿轻轻地将皮肤割破一道浅浅的小口,然后缩回来,试探一下对方是否已经熟睡,由于受害者不感到疼痛,通常不会被惊醒,仍然保持安静状态。

吸血蝙蝠在吸血时一般每秒钟吸5次,对于不同的对象会选择不同的吸血部位,例如对于牛和马,专咬背部和体侧;遇到猪,专咬腹部;如果是鸟类,则咬腿部。有人曾目击一只吸血蝙蝠用翼钩攀住一只雄鸡的腿,自己的后腿也站在地上,雄鸡走时它也跟着走,边走边吸雄鸡的血。由于当地的农场主通常在夜晚把家畜拴起来,以免走失,结果这样的家畜特别容易受到吸血蝙蝠的进攻。

在下嘴之前,吸血蝙蝠常常在它选择的位置待上几分钟,又闻又舔,再用长长的牙齿先把选择好的对象身上的毛咬掉。吸血蝙蝠从不深咬,或与受害者争斗。它们的唾液中含有一种奇特的化学物质,能够防止血液凝固,使其能顺利地吃个饱。由于被咬后血液不会凝固,有时血从伤口流出可长达8小时,动物如果被咬上很多次,也会因为失血过多而受到伤害。

吸血蝙蝠

口腔构造有利于吸血

吸血蝙蝠的舌下和两侧有沟,血流沿沟通过。舌可以伸出和慢慢地缩回,从而形成口腔中部分真空,有助于血流入口中。吸血蝙蝠非常贪婪,吸血总是不厌其多,每次把肚子撑足,大约可吸血50克,相当于体重的一半,有时甚至吸血多达200克,相当于体重的一倍,却照样能起飞,是地地道道的“吸血鬼”。

每次吸血的时间大约为10多分钟,长达40分钟。吸血蝙蝠在一个夜里,能吸几种对象的血,或者往返几次去吸同一对象的血。饱餐后,吸血蝙蝠便回到了自己的栖息地。事实上,任何静止的温血动物都可受到袭击,但是吸血蝙蝠很少去咬狗,因为狗能听到较高频率的声音,能觉察到吸血蝙蝠的靠近。有时吸血蝙蝠也咬熟睡的人,伤口虽然不大,出血量可能很多,被咬后大片血污令人吃惊,但是,真正的危险是疾病的传染,例如它在吸取动物血液时,能够传播马的锥虫病;在咬伤人和家畜时,易传染狂犬病。

奔跑能力令人惊讶

由于吸血蝙蝠依靠进化而获得的一项可以偷偷逼近猎物的技能,它们是非常的“赛跑选手”,奔跑能力令人惊讶。

长期以来,吸血蝙蝠一直都是科学家密切关注的物种之一。蝙蝠是能在天上飞的哺乳动物。经过数千年的进化,蝙蝠几乎已经丧失了在地面上行走的能力,但吸血蝙蝠是个例外,它们在陆地上的移动通过牛、马或猪来完成的,吸血会从地上蝙蝠会跳到这些动物的背上,吸食它们的血液。其他种类蝙蝠则只能在地面上拖着笨拙的身子在地上爬行,但吸血蝙蝠却能在地面上跳“霹雳舞”,它不仅可以前行,斜行,倒退,还能跳跃。

为了发现更多的秘密,纽约科内尔大学的动物科学家丹尼尔・里斯昆和约翰・赫尔曼森在一个树脂玻璃笼子里制作了一辆特制的小型跑步车,把5只成年雄性吸血蝙蝠放进去,然后通过一部高速摄像机将它们的步态拍下来。这些蝙蝠用一种步态在低速转动的脚踏车快可以每秒0.56米(1.6英尺)的速度前行。但是,当研究人员加快脚踏车速度,它们便开始大步跑动,借助合拢的翅膀上的前肢,使身体快速向前跑动。这样,它们的奔跑速度可以达到每秒1米多。

虽然吸血蝙蝠已经被证明确实拥有奔跑能力,但人们很少在在自然界中看到他们奔跑的样子。至于原因,科学家解释说,在中南美洲有大量成群结队的动物,吸血蝙蝠不缺乏食物来源,它们想“美餐”一顿,并不需要跑着去抢。

一边吸血一边排尿

吸血蝙蝠,顾名思义就是以血为食的蝙蝠。全世界只以血为食的蝙蝠共有3种,分别是普通吸血蝠(学名为Desmodus rotundus)、毛腿吸血蝠(学名为Diphylla ecaudata)和白翼吸血蝠(学名为Diaemus youngi)。所有3种蝙蝠均原产在美洲,它们的吸血之旅遍布墨西哥、巴西、智利和阿根廷。

如果猎物皮肤上布满毛发,吸血蝙蝠会用犬齿和颊齿将毛发剃光,就像理发员用剃刀理发一样。它们的上门齿非常锋利,能在猎物身上造成7毫米长、8毫米深的伤口。由于没有珐琅质保护,门齿可永远保持锋利。吸血蝙蝠会在伤口处将唾液注入猎物体内,它们在进食中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唾液中含有多种化合物,有些能够延长出血时间,例如抗凝血剂,有些则阻止伤口附近血管收缩。

一只典型的雌吸血蝙蝠体重为40克,20分钟内可吸食超过体重20克的血液。这种惊人的进食行为要归功于它们的身体结构和生理功能,即快速消化血液的能力,帮助它们在美餐之后立即飞走。吸血蝙蝠的胃和肾能迅速除去血浆,在吸血完成之前,它们通常已开始排泄。进食两分钟之内,普通吸血蝙蝠便开始排尿。

大量排尿让吸血蝙蝠从地面起飞变得更为容易,但由于刚刚美餐一顿,它们的体重已增加20%到30%。为了顺利从地面起飞,它们会通过蜷缩而后向空中猛冲的方式获得额外上升力。通常情况下,吸血蝙蝠可在起飞后两小时回到栖息地,在消化食物中度过余下的夜晚。吸血蝙蝠可在激素帮助下通过泌尿系统将蛋白质产生的过量尿素排出体外,也就是在排出含有浓缩尿素的浓缩尿的同时,牺牲少量水分。

吸血蝙蝠

病原体的传染媒介

蝙蝠是大量人畜共患疾病病原体的“天然宝库”或传染媒介,比如狂犬病、严重急性呼吸道症侯群(SARS)、亨尼帕病毒(Henipavirus,如尼帕病毒和亨德拉病毒)以及埃博拉病毒。

事实上,只有0.5%的蝙蝠体内携带狂犬病病毒,但在美国每年报告的少数几起狂犬病例中,大多数是被蝙蝠咬后引起的。虽然绝大多数蝙蝠不携带狂犬病病毒,但那些手脚不灵便、迷失方向或不能飞的蝙蝠其实更有可能与人群接触。

如果发现吸血蝙蝠出现在儿童、智障者、醉酒者、熟睡者或宠物的附近,此时他们或宠物应立即接受医学检查,以防感染狂犬病病毒。蝙蝠的牙齿小而尖,熟睡者即使被咬到,也丝毫感觉不到。有证据表明,体内携带狂犬病病毒的蝙蝠也许纯粹通过空中传播感染受害者,有时并不需要与受害者进行直接的身体接触。

如果在房间内发现蝙蝠踪影,同时不能排除我们暴露于蝙蝠的可能性,那么我们应将其隔离,同时给卫生官员打,以便对蝙蝠进行分析。如果发现蝙蝠已经死亡,我们同样可以采取上述措施。倘若确定无人暴露于蝙蝠,那么应迅速离开发现蝙蝠的房子。此时的办法是关闭门窗,只留一扇,不久蝙蝠即会离开。鉴于蝙蝠体内携带狂犬病病毒的风险,以及与其排泄物相关的健康问题,我们应将蝙蝠从住人的房间内赶出去。

然而,在英国等一些国家,未获相关机构允许擅自处理蝙蝠是违法之举。而在狂犬病并不是地方病的国家和地区,如西欧大部分国家,体型较小的蝙蝠被认为对人没有伤害。只有被体型庞大的蝙蝠咬上一口,人们才会紧张起来。这些国家倡导像对待其他野生动物一样,也要善待蝙蝠。

东西方看法迥然有别

西方人对蝙蝠没有多少好感,吸血蝙蝠便更加令人毛骨耸然。然而,东西方文化存在巨大差异,这一点在蝙蝠身上也充分体现出来,很多东方国家,比如中国,因“蝠”与“福”同音,人们对蝙蝠并无恶意。

蝙蝠在汤加群岛和西非被视为圣物,往往被看作是某种神灵的化身。有人将蝙蝠与吸血鬼联系在一起,认为吸血鬼可附身于蝙蝠、青蛙和狼。蝙蝠还是鬼怪、死亡和疾病的象征。在美洲土着民族中,比如克里克族、彻罗基族、阿帕切族,蝙蝠就代表着妖魔鬼怪。但在中国古代传说中,蝙蝠却是长寿和幸福的象征,在波兰、马其顿、瓜基乌图族人和阿拉伯人当中,蝙蝠则代表着幸运。

蝙蝠是西班牙巴伦西亚自治区纹章图案中的动物。哥伦布时代前的文化把蝙蝠同上帝联系起来,常常将它们以艺术的方式表现出来。摩且部落还在他们的陶器上描绘蝙蝠的图案。在西方文化中,蝙蝠往往是黑夜及不祥预兆的象征。蝙蝠是同虚构的黑暗人物紧密相连的主要动物,比如像德古拉这样的吸血魔王和蝙蝠侠这样的英雄。

但肯尼思・奥培尔的文学作品颠覆了人们将蝙蝠与暗夜联系在一起的固有思维,以《银蝙蝠》(Silverwing)开始,创作了一系列对蝙蝠作正面描述的畅销小说。《银蝙蝠》将蝙蝠描写成重要的英雄人物,类似于经典小说《海底沉船》中人性化的小白兔。一种流传很广的传说称,蝙蝠会自己缠在人的头发上。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传说,可能是因为以昆虫为食的蝙蝠在捕猎时,会不顾一切向吸引蚊子等小昆虫的人群冲过去,由此一些过分审慎的人认为蝙蝠正试图钻进他们的头发里。在英国,各类蝙蝠均受到《野生物及乡野法》的保护,甚至于干扰蝙蝠的生活及其栖息地都要受到高额罚款的惩罚。在沙捞越,马来西亚蝙蝠是受《1998年野生动植物保护法》保护的一种物种。但当地人仍将大裸背蝠和更大的Nectar蝠当作美餐。

蝙蝠还是吸引游客的卖点。美国得克萨斯州奥斯丁的国会大道桥是150万只墨西哥无尾蝙蝠夏日的栖息地,这里还是北美的城市蝙蝠栖息地。150万只蝙蝠每晚估计吃掉总重1万至3万磅的昆虫。据估计,每年有10万人在黄昏时分来到国会大道桥,欣赏成千上万只蝙蝠离巢的壮观景象。(孝文)

养森赋活紧致精华液
租复印机
深圳救护车出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