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大幅减刑遭媒体质疑五毒书记喊冤戾气重啊

发布时间:2018-12-14 00:05:32 编辑:笔名

大幅减刑遭媒体质疑 “五毒书记”喊冤:戾气重啊

“五毒书记”张二江2010年11月出狱,本已淡出公众视线,可近日,因媒体拍摄的一组生活近况图,他再次陷入“全民声讨”:如此贪官,减刑6年,合法性何在?

据悉,张二江因犯受贿罪、贪污罪被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5年,刑期自2001年12月29日起至2016年12月28日止。

湖北省监狱管理局回应质疑称:张二江减刑4次,合计减刑六年一个月,全都是按法律规定和程序办的。

这样的关注,应该并非张二江所愿,他觉得冤枉。今天(6月3日),张二江在朋友圈中吐槽:传统文化断灭至今,好人挨骂,好人还不能分辨。任何制度的社会,会反对人向善?会反对蒙冤或部分蒙冤好人继续向善?能不顾常识相信一个工作不可能不烦忙的人会有那么多“情况”?戾气重啊。我分辨两句:五毒是吹、嫖、赌、贪、贿。领导有话:起码没有“吹”;我发话,若有过赌,依法追溯判刑,若没有,这次仍在这样说的人,准备吃官司。

张二江究竟冤不冤呢?我们回看下湖北省纪委旗下《楚天风纪》的办案报道,再结合他曾经的自述分析下,张二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狂人?

自诩“荆楚一帅才”

中国官员大多低调,公开场合鲜少流露个人情绪,更别提口出狂言。张二江除外,常有“狂言壮语”。

2001年7月,接到湖北省纪委“汇报工作”的通知,他预感到要出事,给省领导写了两封信,“我身患重病,如耽误治疗,一命呜呼,将使楚中失一良将,阴间多一冤魂……”

双规初期,他自称“荆楚一帅才”,处理他将是“湖北经济的重大损失”,“不让我回去,天门160万人民怎么办?”。有领导指出他收受礼金,他说“当书记的谁不提拔几个干部?被提拔的干部谁不送点礼?”又有领导指出他作风问题,他说“与几个女的相好,在一起玩玩不算违法。”

他跟人合着出版了《下级学》,在后记中,他写到:“下级学”作为“政治学的一个分支”,是根据他的初步思路撰写的。创立下级学的宗旨,是使人们成为的下级,在于探讨、帮助并使每一个下级获得成功,而且争取的成功。

书里有大量下级上位的技巧:赞美上级时,要掌握一定的技巧和原则,首先,要选择上级喜欢或欣赏的事和人加以赞美;不要在赞美上级的同时赞美他人,除非是上级喜欢的人,即使你赞美他人也是给上级作铺垫而且要适时适度;赞美由第三者尤其是上级信赖的人转达效果更佳,而且也显示了你对上级的尊敬。

张二江以上语录都来自《楚天风纪》。多家媒体还报道了这样一件事情:有一次天门市纪委召开反腐败会议,他即席发言,说中国历史上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清官。“所谓清官不过是统治阶级为了维护自身利益杜撰出来的,而且,清官死后连打补丁的官袍都穿不上。”

……

他还有很多类似的“狂言壮语”,别的不提,仅以上这些可不可以给他贴上一个“狂人”标签?

妄人?

公然支持开设赌场

在中,张二江否定了“五毒”中的两毒:“吹”和“赌”。但这两毒都是他仕途中的惊人之举,更是致命伤。

“吹”主要指的是1998年前后发生在丹江口市的“统计浮夸风”。

张二江是1988年初到丹江口担任市长的。1988年到1992年该市GDP保持平稳增长。但1993年,丹江口GDP猛然窜到16亿元,比上年增加近8个亿;1995年,GDP和财政收入分别比上年增长35.2%、70.4%,丹江口宣布“全面脱贫”。1996年,张二江被提任十堰市市委常委、丹江口市市委书记。此后,丹江口市统计数字继续年年上升,于1998年获湖北省“十强”县市称号。1998年12月,张二江调省直管市天门市任市委书记。

1999年底,数家媒体聚焦丹江口,揭穿了当地骇人听闻的统计数字造假黑幕。湖北省为此进行了一场统计数字“挤水”运动,丹江口一地在此次运动中挤“水”总量占全省5%。2001年,有关方面作出权威统计,丹江口市2000年国内生产总值、财政收入分别比1998年缩水近50%和40%。丹江口又重回国家扶贫重点县。

张二江说,“领导有话:起码没有‘吹’”。他到底有没有“吹”呢?GDP数据起码能证明一个问题,在他升迁前后,丹江口市的GDP一直在“玩蹦极”。

“赌”指的是公然支持开设赌场,《楚天风纪》记录了这一过程。

1997年12月,张二工到武当山经济特区检查工作,看到一些宾馆、饭馆用啤酒机、百家乐搞博彩,觉得对旅游业发展和财政创收有好处,表示“这样搞很好。”

1999年春节前,天门宾馆负责人向时任天门市委书记的张二江请示,说外地有人公开开赌场,天门宾馆能不能开?“人家能搞,我们就能搞”,他说。

天门宾馆赌场就这样开张了。张二江认为赌场应该封闭式管理,就召集政府办、公安、财政、工商、税务、城建各部门负责人,开天门宾馆封闭式管理协调会。他在会上发表讲话,“历代皇帝都反对赌博,但没有那个朝代禁彻底了。作为市委书记,我不能说同意、支持宾馆搞赌博,但其他地方都在搞这玩意儿,我一贯反对赌博,但不反对娱乐,并同意对天门宾馆实行封闭管理。”

当地不少酒店跟风开赌场,警方搞了次突击检查。检查次日,在全市经济工作会上,他表明态度:“公安局长不与市委保持一致,管不住手下的人,为了几万元(指公安抓赌罚款),赶走了客商,损坏了天门的形象;今后几家宾馆禁区,不能乱查,查也要请示,大的行动要直接向我报告。”

出狱不久,接受媒体采访时,张二江说,“刚开始有人提议在天门宾馆开个赌场,抽头,我犹豫了一下就同意了,但是多次强调,抽头所得必须全部上缴财政,用于道路维修、水利等基础设施建设。”

今天,他在中说,“若有过赌,依法追溯到刑,若没有,这次仍在这样说的人,准备吃官司”。张二江个人是没有赌博,不过,身为市委书记允许开设赌场,这可不可以给他贴上一个胆大妄为的标签呢?

唬人?

从“五毒书记”到“经典注疏人”

从张二江2001年案发至今,落马官员中不少人比他官大,有人跟他一样积极改造、获批减刑,但是,像他那样从贪官到学者大逆转的,不多。

入狱后,张二江经常读书,练习电脑打字,“我是认真练了的,现在每分钟打50个字一点问题都没有,”他说。

外面的朋友帮他找来《四库全书》电子版本,他从此开始研究“古文献疏释”。服刑8年,他出版了四本书《〈风〉类诗新解》《白话兵经-孙子兵法译注》《白话兵经-尚书译注》《〈雅颂〉类诗新解》。

其中,他以笔名“元江”所着《白话兵经-孙子兵法译注》一书,军事科学院孙子兵法研究会评价“对准确理解孙子兵法做出了可贵的贡献”。

他对自己的学术能力自视甚高,他对说:“我是秦汉以来经典注疏人!不信你读读我写的这几本书。”

《白话兵经》这本书的“作者简介”一栏,如此介绍“元江”其人:“元江具有较高的古汉语素养,在武汉大学历史系77、78两个年级的古汉语免修考试中,以高分取得名。”

他是不是“秦汉以来经典注疏人”,这个不好说,权威学术机构没有过任何跟他有关的评价。不过,从手掌重权的市委书记,到身败名裂的“五毒书记”,经历了这样的人生落差,还能“着书立说”,凭这一点,可否给他贴上一个“唬人”的标签呢?

老亾

玩微博、聊

现在的张二江,是一个普通的花甲老人。

近日传播很广的一组组图,记录了他现在的生活。他开了间茶馆,兼售酒水和土特产;他还在民办大学做兼职老师,偶尔会去上上课;他跟很多老年人一样,喜欢散步,在小区的健身器材上锻炼身体。

不过,这个老人不太落伍。

2011年出狱第二年,他就注册了微博,贴上了自己的近照,可查到的条微博发自2011年9月7日,内容是:“有人思考‘终级关怀’这个问题吗?”微博更新并不频繁,到2013年6月6日一共40多条。多条微博都在推荐他自己的博文。没错,他也开了博客,博文都在探讨学术问题,比如《荣剑“儒学的话语转向及其现代命运”》。

张二江为什么在2013年6月6日停更微博?可能是因为有了,他开始聊。

有别于其他落马官员的低调,出狱后,他几次接受媒体专访,还允许近距离拍摄他的生活。张二江很健谈,谈及官场,他说:“《增广贤文》说,官场人情薄如纸,一张更比一张薄。信哉!我入狱10余年,少有曾经与我过往甚密的下属或者同僚来看我。”

“五毒”中,流传广的是“嫖”,相传他跟107名女性有染。采访中,他没有回避这个问题,承认自己私德有问题,但纠正说,不是107名女性而是12名:“因为和爱人婚姻不顺,她很早就去了日本,我们的婚姻实际上早就不存在了,所以我自己私下里有个女朋友,在任期间也和除女朋友之外的女性发生过关系,但数字不是107,而是12。”他说,由于家庭原因,加上自由化思想影响,自己并没能真正做到以史为鉴。

他说,这个私下里的女朋友,入狱前5年经常去看他,5年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过,“后来她信佛了,无意于情感和家庭生活,我相信她是因为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

文/新京报王姝

资料来源:人民新华楚天风纪南方周末南风窗

原标题:大幅减刑遭媒体质疑“五毒书记”喊冤:戾气重啊

稿源:中新

作者:

道游互娱房卡
蓓俪芙养森瘦瘦包价格
基恩士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