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对话张向东为何辞职你的重新选择

发布时间:2019-03-03 16:56:22 编辑:笔名

可能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当大部分人提起久邦数码时,想到的仍然是这个离职的联合创始人。毕竟,在这家公司超过10年的历史里,张向东是对外活跃的一张面孔。

张向东是热衷谈论成败的商业世界里又一个知名“文艺青年”。他出生于陕西,长一张秦国人的脸,曾经蓄过长发,热爱自行车、万能青年旅店乐队和写作。

2013年11月22日,在经过长达10年的跋涉之后,张向东和他的大学同学邓裕强、常映明一起,将久邦数码送上了纳斯达克。他们称自己是全球家移动互联上市公司,他们的产品——基于安卓平台的GO桌面系统在海外的受欢迎程度要远超过在大陆市场。他们亦抱有想要占据移动互联入口之一的雄心。

2014年,经过长时间的纠结和思考之后,张向东决定选择重新创业,自称原因:太爱自行车了,想为这种诞生于上上个世纪的机械做点什么。经过长达数月的内部酝酿、磋商,辞职消息终在北京时间10月20日晚间、也是纳市周一开市后不久宣布。久邦的股价目前并没有出色的表现,发行价为11.22美元,而现在只有七块多,张向东辞职消息宣布的这日,股价跌了3%,降到7.51元。就在几天前,久邦还宣布了重组和裁员,裁撤旗下门户业务部门约100个岗位,占员工总量的12%。

张向东接受了虎嗅和《财经天下》周刊的采访,谈论他为什么离开、要做什么、他的纠结、他对多年搭档邓裕强的评论、移动互联,以及他对久邦数码的情感——他仍然在不假思索的说“我们公司”、“我们公司”。

为什么离开

如果你知道我将要做什么,可能就觉得自然了。

我想做自行车。怎么做现在还不能讲。方向已经很清晰,但是还没有到讲的时候。

这个事情(久邦数码)一直是以他(邓裕强)为核心做的。那么多年我们一直都挺好的,也合作了这么多年。但是到一个阶段了。我觉得对我来讲到了一个交叉路口。

我选择的原因,是无法把自己的注意力从自行车上面转移走。太喜欢了,觉得它越来越迷人。

我在告别信里也说,不知道是不是有点夸张,我说我不想白白爱过自行车。我爱它,不光是我骑着它去旅行,沉迷于它的细节什么的,我想为它做点什么。这可能是我对生活的一种态度,我喜欢一个东西我就为它去做一些事情,这才真的是爱。

为什么要从时髦的移动互联转移到自行车这样古老的物体

我并不是要去做一个传统的自行车公司。这个现在不能讲太多。自行车已经有129年的历史,我近又定了好几辆车,现在已经有14辆自行车。我觉得从机械时代来讲,它发展的水平与高度,和相机、手表一样,都到了同样的工艺阶段。但是,如果你想在钟表行业再去做一个劳力士出来,有什么意义?

这是一个突然的决定吗?

决定是自然发生的。有些事情你到回想起来时,好像是很多条件逐步发酵,的结果好像是设计好的一样,但实际上它是自然发生的。原来真的没有想过,早的骑车、写书、推动公司,周围自行车方面的朋友也很多,但是真正有这个决心,是今年才做的决定,觉得很多事情都成熟起来了。

我经常会想这个问题。

在《短暂飞行》里,我讲了很多人生的不确定性。你在某个时刻的选择,是非常不确定的和偶然的。我原来讲过一句话,像水的奔流,一条溪流从山上刚刚流下来,它的方向在不停地发生变化,

对话张向东为何辞职你的重新选择

但终将汇入大海。我不断反思,自己每一个选择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是不是真正的人生信条。我就是这么一个人,还是希望去做出一些东西来,还是希望生活产生一些变化,还是希望自己勇敢地往前奔。我不想停下来。

对于久邦而言,可确定的东西肯定比不确定的东西要多一些。

在久邦,裕强是核心的人,也是重要的那个人。(公司)方向都由他来把握,由他来确定的。我很看好他。

何时告诉邓裕强的,以及他的反应

我俩认识二十多年了,真的是久的朋友了。我跟他是在年初的时候,也就是春节后一段时间开始聊到这个话题。开始时他半天没出声。我俩之间互相太了解了。裕强对待人的态度,他的人生哲学,原则是自由。他会尊重你的选择,对他而言,一定你是有这个权利的。所以他不会说想阻拦。但是他会很快地想到现实的事情怎么解决:公司怎么去处理这些事情。

我知道这个告别,很多人都很难理解。在公司的分工上,产品都是裕强来管的,内部的管理是COO常映明来管,我是管对外的商务合作、品牌和投资者,基本上大的商务合作、谈判都是我主导。裕强是不怎么说话的一个人,他就是产品方向。

我离开可能不少人很难接受,但是相反我觉得能接受的就是裕强,因为他相信人的选择都是自由的,都是根据你自己的内心去选择的,不能勉强自己,就跟他当年创业一样。他会觉得我不能不允许别人这样。

他也知道我兴趣太多,喜欢一个东西之后,就是喜欢得不得了,恨不得要所有的人都喜欢,总是有这种狂热的冲动。他觉得你那么喜欢自行车,你为它做一些事情当然挺好的。

不管多大的事,只要是你个人的决定,他都会问你一个问题:你想好没有。如果你说我想好了,他也就不问了。你想对他说更多,他也愿意给你出主意,但是他不会追问。这是他跟很多人不同的一点,他觉得到了要说的时候,你就会跟我说,我为什么要问你,我们是这么好的朋友,用不着那些说服啊、劝解啊之类的。

董事会的反应

一个多月以前,我开始跟董事会的各个董事去沟通。我逐一的每个人见面去谈的,要取得大家的理解,要不然别人会觉得,你怎么啦,公司内部会不会有什么问题,你跟裕强的关系是不是不好。裕强也会跟董事通个。

每个董事的判断不一样。有的人会认为我早就应该自己去做这一件事情。有的人会说,还是应该有个阶段,公司刚上市,能不能在团队建立得更全面一点的时候再走。

在商业里面大家讲规则,有些决定,肯定不见得能面面俱到。我自己也会觉得很难受,关键是感情上来讲,挺沉重的,因为这是你十几年在做的一个事情,又是你在挑头做,现在你突然说要走……我自己挺难受的。

个人层面,谁给了你建议

我会征求两个人意见。一个是IDG的杨飞。他确实像师长一样。杨飞是投资界很老资格的一个人,他见的事情很多。他很耐心,很愿意花时间来跟我交流。另外是我一个私交很好的朋友,他不是我们行业内的人,是一个艺术家。

杨飞会从做事情的角度给我一些建议。他是一开始就比较理解我,也说我这种人肯定要去做一些事情的。

另外那个艺术家朋友说,自行车就像我这个人。你跟什么东西契合是有原因的。我觉得这个话讲的还是让我挺开心的。

股价时32块,现在不到8块。董事会是否会认为这个时机糟透了?

可能一般人确实会这样想,但是董事会里的这些人他们看过太多了,他们在这个行业里做了这么久。(他们理解)股价只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他们对公司是了解的,知道这个公司重要的是产品做好,把团队建立起来,建立得比较稳固,然后有更多商业化的能力。从长远来看,这个公司只要它内核好(就没问题)。我们的公司经历过那么多生死考验,我估计在2010前后很多人都以为我们公司不行了。这个公司,只要有裕强在,就有产品能力在,别的就不用担心,股价肯定会回来的。

我太了解这个团队的特点了,我知道这个公司会怎么样。

我仍然是这个公司的个人第二大股东,也会是这个公司一辈子的一员。

其实我是永远不会离开这个公司的。无论公司出任何的状况,给我一个我都会去为它做(一些事情)的。

怎么做的这个决定

就创造一个新事物的“创造”来讲,我觉得人生的时间段确实不怎么长。所以我真的有时不我待的那种感觉。我有很强烈的焦虑感。在前面好像有东西在召唤我一样。但另外一方面是对这个公司的使命尚未完成。在这个阶段我很纠缠。

有一次跟朋友聊天,大家说你为什么做这些事情?

写书、骑车、做一些文化方面的事情,我还是比一般人做的事情略微多一点的。但公司是一个机构,有了快一千人的规模,你得为它负责,所以经常是挺分裂。

然后我朋友就问我,你为什么非要做那些事情?你是为了什么?为名、为利或者别的,自己总得让自己明白吧。

我说,我就是不能让自己白白爱过这些东西。你真的是热爱这个东西的话,你一定要为它做点什么,不做就不算数。真的做了事情,这是证明。

所以我就证明一下,那我真的还是挺爱这些东西的。

除了自行车,我还爱互联,还爱文学。文学方面你说我能够做什么?我也一直强调说我只写一本书,但我可能在创作方面还会有别的一些形式,其实已经想了好几年,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把它弄出来。互联我已经做过两次,次失败很惨。第二次虽然到现在还处在一个发展阶段里边,但它毕竟也是一个上市公司了。这个公司到现在还有一亿多美金的现金,有数亿用户覆盖全球,虽然它市值不高。股价是阶段性的,我不会担心。而且裕强在那里,不会有问题的。

我这个人是个行动派,想到了就会去做。

就是为自行车做一些事情而已。应该会挺有意思的。

我为它耗了那么多的时间。行业里的人都会开玩笑说,你是专业骑自行车,业余做移动互联。

现在这真的要成为我的主业了。人家都说我不务正业,现在我把这个“不务正业”的副业变成正业好了。

这几天这句话一直在我脑海里边:就是你真的爱上某样事物,你还是要为它做点事的,我不想白白爱过自行车。

公司我也爱,但是它到一个阶段了。人的命运会不断出现这种交叉路口,挺纠缠的。

因为这个决定,我好久没睡好,经常很早醒来。我这人其实生活挺规律的,一般十二点、一点睡觉,早上八点钟起床,活动一下身体然后上班,九点半到办公室。但我做决定的那个阶段,真的是两三个月都很早就醒来,然后坐在院子里发呆到天亮。近我晚上不想再想了,就看点开心的,你知道我看什么?《老友记》。但我看《老友记》我都在想,他们也是一起十年然后分开。就是想这个事情,搞得自己都很尴尬。

现在是一个重新创业的好时机吗?很多人都在谈论泡沫。

我其实不太在乎这个东西。价值和价格是不一样的,所谓的“泡沫”说的是价格的问题,但我现在要去做的事情,我首先判断是有价值的事情,所以它的价格多少我现在没有那么关心。

在商业上来说时机是不是成熟?我当然会去判断,但我跟他们的判断是不一样的。资本市场有它的起伏,但是行业的变化是线性的,一直在前进,你不可能去等待。我反而觉得现在是自行车这个行业重要的一个时机,它经过一百多年的历史,在工业、技术等等方面已经发展得非常成熟,需要到一个新的阶段了,需要一次改变。

我不能等待资本市场对它的配合。我真的没那么关心那件事情。

它是什么样子,可能以后等我进展顺利了再来讲。但肯定不是我开发了一个骑车用的APP,或是开一个自行车店,我设计了一款自行车或什么类似于这样的事情,不那么简单。

这个市场比你想象的大很多。

同事的反应

我们的同事知道我要走,一天晚上很晚了,一个同事给我发了一句话,他说:一个父亲告别亲生儿子,总有外人无法理解的原因。他问我,走廊上有你的那些照片怎么办?我回复他说,同事的责备让我开心。

我在这个公司这么多年,没有用过两面全新的打印纸,都是正面打印过的那些废纸,在背面写东西。我绝大部分时候出差都飞晚的航班,因为怕耽误同事开会。每年同事们年会的衣服,很多都是按照我的点子设计出来。每次活动,我带大家一起去骑车。晚上离开办公室,我会一个办公室一个办公室地去关灯。从来都是这样,我对这里感情太深了,太在乎这里所有的东西。

所有的这些东西……但是人总有告别的那个时候,你得接受这样的事情。

我还是挺自我的一个人。久邦是一个集体,我在集体里边还是比较服从。我的个性的那一面表现出来,是因为裕强对我比较宽容,团队也对我比较宽容。但我觉得我还是太自我的一个人。

别人会觉得我是比较自由洒脱,但在公司里的时候,我是非常有时间观念的人。我在外面会比较容易交流一些,但在公司内部我确实是有些严厉。或者说在对事情的看法上,我实际上是挺激烈的一个人。所以在久邦这个团队里边这么多年,我真是觉得大家对我真的是特别特别宽容。

现在就是再宽容我一次,让我变成一个更自我的人,去做我自己喜欢的事情。

过去十一年的收获

它让我知道建立一个志同道合的团队是做任何事情的根本。然后也告诉我要做一个现实的理想主义者,或者说一个有理想的现实主义者。从做一个事情本身来讲,现实主义和理想主义都要有,起码从我的价值观判断和方法论上是这样的。久邦是一个有理想的现实主义者,所以它在变化莫测的移动互联世界,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之后,还能活得下来并且走上市。这两点对我非常重要。对我后边做的事情应该也是重要的。

再谈一些邓裕强

裕强永远打不死。真的。我知道行业里边可能也有人批评他,说他的风格不够大胆或者什么之类的,但是裕强这一点上特别特别的厉害,就是打不死。我认为他永远打不死。韧性之强悍,我真的觉得没法用一种材料来比喻他。他就是死不了,他就是有办法,这个是厉害的。

我们是同学。有人把大学同学或者中学同学那种同学关系理解为血亲关系。比如你跟你哥哪怕打得头破血流,要是别人欺负你哥,你照样拎一块板砖就冲上去,这就是血亲。十八岁进入大学,一年级,我跟裕强、映明住一个宿舍,之后三年我们是隔壁,每天晚上在一起谈天说地,去草坪上喝酒。那是一个人容易信任别人的时候,宿舍里好朋友讲理想,讲对生活的看法,讲让你兴奋的事情。每天晚上都这样耗在一起。

大一,我们两个人还卖过羽绒服去尝试做点事情。大冬天两个人拎着几个大包在长安街上走。我们俩把这当做是演习,就是控制成本不能坐出租车之类的。手拎着包,血丝都出来了,我们比赛看谁拎得更久一些。那是十二月北京的冬天。经历过那样的事情,你们俩就算是一辈子的朋友了。跟映明(常映明,久邦数码COO)也是那样,大学的时候衣服扣子掉了都是映明帮忙钉的。这种关系太亲近了。

我们在大学的时候受到互联的冲击,认为互联就像信仰一样,这是我们年轻时该做的事情,我们应该去做一番事情出来,就像雅虎一样——当时互联的偶像就是雅虎。

大家都知道我和裕强是好朋友,我们都认为自由是人生重要的东西。但是在另外的方面我们俩是完全不一样的人,稍微跟我们近一点的人都知道。他只看金庸的武侠,我是永远看一些无用的书。我喜欢的音乐,他不会喜欢。我喜欢自行车和旅行。他是每年都去马尔代夫。我俩还是有差别的。

一个遗憾

我在我们公司的一个遗憾就是:因为我自己喜欢记录,所以我每年要给我们三个拍张合影,都是请大牌的摄影师来帮我们拍照,因为我摄影师的朋友特别多。但是后来几年因为太忙了,就给忘了。有一些活动上也拍,但我总觉得那个表达不像我们三个,我就是想正正式式地进棚拍一张我们三个人的合影。拍了好几年,但后来实在是太忙了……而且裕强其实是为了配合我,就是你说拍就拍了,但是这个事情要大家凑来凑去凑了好久。

我有一次统计了一下,自己换过十五个个人办公室。我每一次进新办公室的件事情就是放照片。我跟裕强的张合影永远在我办公室——裕强的办公室也有我们两个的合影,还有我们三个人的合影。没有我家人的照片,我的桌上也有我们三个人的合影。我们的家人也都是好朋友。

对移动互联的热情

我只会比以前有更强烈的热情。因为互联正在渗透到每个方面。用人来比方的话,互联原来是生活在脑部的,现在它进入到你的整个身体里边来,全面地在进入。就像一个人走入大海里的那种感觉,无论吃穿住行,它会全面地进入到你的生活来。

互联是在逐渐扩大,在不同的领域里面渗透进去。这使我们这些人还有一点创造的机会。我肯定会站在这个角度上去做,不管我去做什么别的。如果我现在去耕田也会用互联的方式去做。互联有太多的想象空间。

早在大学的时候,我们想做雅虎,因为雅虎是全新的、互联的,那时候雅虎也是牛的。开始创业的时候,我们想的是一定要先有足够多的用户,其实我们是没有选择雅虎的方向的。开始时做资讯,是开始的时候用户的选择没别的东西,我们只能选择它。我们一直在尝试着做产品,在诺基亚的时代我们做出的案子已经很多了,从流媒体、音乐到输入法等等,什么都做。但那时候真的比较迷茫,也不知道事情后来会这样变化:就是首先从终端上产生了很大的变化,然后才发生了后边的种种。

对互联的理解,我跟裕强不太一样。裕强是从产品层面来思考问题,我一直关注大趋势。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就看《连线》,关注KK。后来我为什么要引进KK的书,也是这个原因。包括我近写的思维方式,还是看趋势性的东西看得更多一些。我认为我的一些趋势判断还是比较早的。KK的那些文章是上个世纪写的,但是我们把它引入到中国以后,大家会觉得有个人这么有前瞻性。我很认同他,我在上个世纪就很认同他。

我觉得从对互联的理解上来讲,自己很早就看到这些东西的变化。但这并不是说我怎么样,实际上全世界在这个领域里面有这样的想象力的人多得是。可是有的人想得太远,做的时候反而失败了,因为你做得太超前了。它是个逐渐的过程,一点一点的,就像大家明明知道注意力已经转移到络上了,但是电视台和纸媒的机构占据的市场份额要远大于互联机构。从商业的转换上来讲是需要时间的。

商业是一个真正实现验证的过程,它是一个递进的过程。趋势性的东西很多人都能看到。2006年我去过微软的那些实验室,当时它的实验室很多东西都是很前瞻的,但是这个公司层面的商业化却做不到。

很早就看到移动互联的趋势,但久邦抓住这个机会了吗

这个我觉得有机遇、能力和阶段的问题。你要说没有被抓住的话,跟我们同时代的公司只有UC和我们是市场里存活下来并且有盈利的商业模式的公司。如果说对我们的期待是做到今天那样,那我没有做到,真的很抱歉。但是我们两家公司是活下来的,我们是上市了,UC是被并购了。其他的……都死掉了。除了我们两家以外都死掉了,没有活下来的。

我们是全球上市的家移动互联的公司。大家会觉得有很多的机会,某一个机会抓住的话公司再大一些,(这样讲的话)那肯定是错失了一些。但那个机会,你没有抓到,可能它也不属于你吧。

从商业上来讲确实会有个角力的问题。总是有比较,这是个现实的问题,你必须得承认。而且永远有人比你更大。比如说像百度做得成功吗?有人会说百度不行,还是没有像谷歌那样成功,是吧?就是这么奇怪。商业的标准永远是不断提高的。你要是失败了,也没你啥事了,没有人理你,也没有人黑你。一个公司要是被卖掉了,别人会说,不行,你的公司被卖了,问题是太多公司还没有被卖的资格。真的没完没了。所以我觉得人要有自己的标准。当然确实你也没有做到像谷歌一样,别说谷歌了……我不怕别人怎么说,总是有个阶段性的成绩单。

这个阶段从期望上来讲,从商业程度上,当然没有达到我的期望。但本身还是很美好,我觉得我很开心,我也实现了一个基本承诺,就是跟我的朋友去做一些事情,我们努力了,有一个结果。

一路过来你遇到的东西挺多,但是你真正爱的东西其实不多。我还是去想,在我们真正爱的这个东西上做一些事情来证明我的爱。在中国的互联方面,我虽然没有做到一个像或者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但我们是个移动互联公司,我们是个把产品带向全世界的公司,这是有我的痕迹的。我认为这就算是我为移动互联做的事情,我热爱它,我也做了一些事情。

我热爱文学。我也写了一本书,《短暂飞行》,虽然大概现在很多人容易把它理解为一个创业者的涂脂抹粉,但我认为它还是有一点文学性的书。

至于自行车,我这么爱它,我要为它去做一些事,让它从此以后变得不一样,这是我做出决定的原因。

友情链接
宝宝消化不良的症状 小孩脾虚如何调理 儿童发热39度怎么办 合肥有哪些中医老年病科医院 黄山有哪些肝病科医院 呼和浩特有哪些中医儿科医院 包头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呼伦贝尔有哪些肝炎医院 巴彦淖尔有哪些中西医结合科医院 乌兰察布有哪些医学影像科医院 昌吉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阳泉有哪些牙体牙髓科医院 昌吉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长治有哪些内科医院 巴州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克州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晋中有哪些IMCC医院 运城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克州功能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喀什中医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忻州有哪些高压氧科医院 吕梁有哪些中医免疫内科医院 宝鸡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五家渠中医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白沙器官移植医院哪家好 果洛小儿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白城有哪些特诊科医院 双河器官移植医院哪家好 江苏二丙医院哪家好 百色有哪些IMCC医院 玉溪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楚雄有哪些眼底医院 六安二丙医院哪家好 乌海二丙医院哪家好 忻州一乙医院哪家好 文山有哪些角膜科医院 文山有哪些中医神经内科医院 吉林其他医院哪家好 大理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黔西三乙医院哪家好 银川二乙医院哪家好 定安其他医院哪家好 金昌有哪些其他内科医院 天水有哪些口腔急诊科医院 儋州医院哪家好 医学影像学 平凉有哪些乳腺外科医院 瘦腰 平凉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唇部整形 酒泉有哪些综合医院 定西有哪些特诊科医院 腋臭整形 增肌经验谈 动物咬伤 甘南有哪些中医骨科医院 三从四德 小儿心外科 功血 秋季护肤 丰胸药膳 宝宝拉肚子怎么办小组话题 陕西有哪些五官科医院 江西有哪些医疗美容医院 广西有哪些介入医学科医院 西藏有哪些其它科室医院 宁夏有哪些特诊科医院 广州有哪些心血管内科医院 广州有哪些中医血液科医院 韶关有哪些消化内科医院 江门有哪些遗传咨询科医院 湛江有哪些理疗科医院 肇庆有哪些内科医院 河源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河源有哪些其他外科医院 揭阳有哪些运动医学科医院 淄博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枣庄有哪些心血管内科医院 潍坊有哪些超声科医院 泰安有哪些运动医学科医院 泰安有哪些实验中心医院 泰安有哪些眼科医院 常州有哪些心胸外科医院 常州有哪些干部诊疗科医院 镇江有哪些骨关节科医院 泰州有哪些特诊科医院 湖州有哪些手外科医院 舟山有哪些遗传咨询科医院 丽水有哪些放射科医院 黄石有哪些其他医院 荆门有哪些高压氧科医院 神农架有哪些皮肤科医院 神农架有哪些复杂先心病医院 平顶山有哪些骨外科医院 新乡有哪些屈光医院 绵阳有哪些中医老年病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