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虐仙记 第757章美

发布时间:2019-11-12 23:54:35 编辑:笔名

虐仙记 第757章美

第757章美

一曲终了,余音绕梁,薛冲心中有一种三月不知肉味的奇特感觉,这女子对男人的吸引力,已经到了一种神明的境地。

“现在,你总可以说了吧?”花梦瑶的语声之中有一丝屈辱,要她如此迁就一个男人,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是我父。”

“啊!”花梦瑶尖叫起来,在阵法镜中看着薛冲:“怪不得,怪不得我看你如此眼熟。”她的泪水晶莹的流下她白玉一般的腮边,伤心无比:“你竟然是她的儿子?”

薛冲心中有一种奇异的心灵力的感觉告诉自己,让她明白真想对自己是有好处的。至少,她当看在当年自己的父亲的情分上暂时的留自己一条性命,虽然她会厌恶自己,可是未必会立即杀了自己。

“是的。我本来一直以为我自己是一个孤儿,从小流落在大雪山,哪里知道后来有人告诉了我真相。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因为告诉我的人只是对我有恩。”

“是谁?”

“请恕我不能告诉你,我只想告诉你,我相信他说的话。”

花梦瑶陷入了真正的沉默,一双本来迷死人的眼睛里满是悲伤:“那你告诉我,你父亲他,他真的死了吗?”

薛冲不知道为什么,泪水也流下来:“是的,据说我父亲当时为了救我,死在黑暗圣君的手下,若不是为了我,他的武功尚在黑暗圣君之上。”

薛冲心中早已经千万次的在心中感激父亲。像是他这样的男人,找女人何其的容易,随便都可以有很多的儿子,女儿,应有尽有,可是他却偏偏为了自己,牺牲了自己神一样的生命。

这种感激,除了因为他是自己的父亲。更因为这份牺牲。

“告诉你身世的人,他真的也说你的父亲已经死啦?”

“是的,他说当时一战,惊天动地。他是亲眼目睹,终是我父耗尽真元而死亡。”

花梦瑶痛哭,泪水如潮水一般的涌出,打湿了衣衫,将她胸前的双峰映衬得娇艳欲滴。薛冲就算是在悲伤之中,也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些地方产生了异常。

“夏秋水,对,这个贱人呢?”

薛冲不答,自从薛冲寻找极地玛卡的时候前往天炎山,他就已经开始隐隐的猜测,这个女人究竟为什么来到洪元大陆这种贫瘠之地。现在看来,她恐怕真的是谪仙,被天庭贬斥到这里,然后遇上了我父亲。才有了我?

薛冲曾经是一名孤儿,一直在幻想自己的父亲是谁,母亲是谁,但是就算他曾经高估自己,也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母亲有可能是一位谪仙。

就算是谪仙,堕仙,也依然是仙人,该是何等的厉害。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她现在在哪里?她难道不为父亲报仇?

“夏秋水是谁?”薛冲故作惊讶的说道。

“哼,你还给我装蒜。既然有人告诉你父亲是谁,难道没有告诉你母亲?”

“没有。因为我的这位恩人担心我去找仇人报仇,不仅连母亲没有告诉我,就是连我的仇人是谁都没有告诉我。”

花梦瑶顿时信了。脸上忽然露出快意的神色:“他不告诉你,我偏偏要告诉你。”这个女人的脸上全部都是嫉妒,都是愤恨,脸上散发出一种复仇的光芒。

薛冲不答,花梦瑶已经说道:“薛冲,你的母亲是世上银当无耻的女子。勾引薛白羽,我和薛白羽明明相识相爱在先,但是被她这个狐狸精给勾引走啦,她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你是不要脸的女人生的孽种,你也不是个好东西。”

薛冲算是明白了,原来花梦瑶认识我父亲在先。只听到花梦瑶的声音无比恶毒的传出:“哼,这个贱人,薛白羽为了她丢弃了自己的性命,但是她却不知所踪,你想想,这有多么无耻,多么绝情,薛冲,夏秋水这贱人死啦就罢了,若是没有死,你一生一世都不能认她。”

薛冲心中好笑,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我自己的母亲,我又为什么不认?

“薛冲,你死了吗?”花梦瑶吼叫起来,一种歇斯底里的愤怒使得她似乎在刹那之间陷入疯狂,薛冲赶紧回答:“你要我说什么?”

薛冲叹息的说出这句话,叫屈的说道:“老实说,我现在也不知道当初告诉我身世的人说的话是真是假。而就算他说的话是真的,我也不知道你说的夏秋水究竟有什么关系。”

花梦瑶高声道:“千真万确,她就是一个银当的女人,一个无耻的女人,她根本就没有我美丽,根本就比不上我,是她,她用了卑鄙无耻的方法,将薛白羽得到。”

叹息。薛冲轻轻的叹息起来,他心中为花梦瑶感觉到悲哀。这个女人的心理似乎有点扭曲,连这样简单的事情都分不清楚,还有什么药物可救。

如果夏秋水真的是自己母亲,薛白羽真的喜欢了夏秋水,那么夏秋水的美貌怎么可能在你之下,而且她可是一位仙人,冰清玉洁,又何须使用什么手段才能使得我父爱上她?况且,夏秋水的画像还在薛冲的怀里。

灵机一动,薛冲就在这个时候取出了夏秋水留在天炎山之中的画像,向外一扔:“拿去,你自己拿去看看,究竟是你美丽还是夏秋水更美丽!”

花梦瑶的神色变了,变得十分的可怕,一伸手,一道强大的力量产生,然后,薛冲就消失不见。花梦瑶将夏秋水的画像紧紧的抓在手中,不断的颤抖。

“这个狐狸精

,骚-货,不要脸……”她开始破口大骂。

“花梦瑶,我母亲的画像就送给你啦,再见!”薛冲的声音从虚空之中飘渺的传来,此时的他,已经在百里之外。

“终于冲破牢笼啦!”薛冲有一种放飞的感觉。老龙也开始欢呼:“是的,我真的感觉到很满足,小子,真的想不到你还有这一手。”

薛冲就兴奋的说道:“老龙。你一定很想知道我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吧?”

老龙也不得不露出佩服的神色:“的确是如此,像是这样的情形,我们还可以逃出来,的确算是九死一生。虽然我们在照妖眼之中。看似暂时很安全,但是一旦我们不能很快的出去,在花梦瑶以本命真元为代价的炼化之下,我们甚至连照妖眼都可能保不住,终资源枯竭而死。现在算是万幸。可是我就是不明白,花梦瑶这样的高手,怎么会犯如此恐怖的错误?”

“因为她是一个深情的人。”

顿了一下,薛冲继续说道:“因为我的柔情似水。”

老龙冷笑:“你利用了花梦瑶对你父亲的情感,扰乱她心神,这我懂。可是什么柔情似水,狗屁不通,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可能柔情似水呢?”

薛冲笑:“这是我这一招的名字。当我的心灵力感受到花梦瑶是真正的悲痛欲绝的时候,我知道我的机会来啦。于是我的心灵力柔情似水的射出,水银泻地一般进入了她的身体,她自然是毫无所觉,深深的陷入了对我父亲死亡的痛苦和对夏秋水的憎恨之中,我趁机再将我母亲夏秋水的画像抛出,她当然是要看看,究竟是她美还是我的母亲美丽。对于美丽女人的心理,我可谓是摸得一清二楚,就算明明知道自己的美丽不如我母亲,但是她依然会比一比。没有一个女人会轻易的死心。”

老龙叹息:“这就是你自诩的人道?”

“可以这么说。不过人道博大精深。我这里运用的不过是其中的皮毛而已。”

老龙随即道:“你现在想要去哪里?”

薛冲的眼神坚定无比:“我现在就要立即进攻天狼谷,我已经在刚才下达了让血衣长老立即挥师南下的命令。”

――――――

而就在这个时候,龙日月和柳清风激战的身形,猛然之间分开。

柳清风额头上汗水涔涔而下。但是却吼叫起来:“龙日月,你这个胆小鬼!”

龙日月哈哈一笑:“薛冲已经脱险,我就不陪你玩啦。”

柳清风大怒:“你放的什么臭屁!就凭薛冲那小子,他可以逃出生天,休想。”说着又要抢上,此时柳清风已经铁了心要阻击龙日月。

龙日月笑:“柳清风。你清楚的,你的武功虽然不错,但是我要击败你,并非是很困难的事情,还是好自为之吧。”

就在这个时候,柳清风收到花梦瑶的符信:“薛冲已经逃走。”

柳清风如风似电一般的赶回天狼谷新金梅灵脉的时候,花梦瑶的状态已经接近崩溃,甚至是疯狂。

她的手中握着夏秋水的画像,久久的凝望,似乎是痴啦。

一看到柳清风,花梦瑶就问:“师弟,你看看这贱人,她当年有画像之中美丽吗?”

柳清风一望,眼中就显现出怜悯的神色:“师妹,你为什么要问?”

“我一定要问,快点,告诉我!”

柳清风叹息:“她没有。”可是他说话的语气,他的叹息,似乎代表了另外的意思。

花梦瑶也感觉到了这其中的变化,哭泣:“师弟,说,你必须说实话,不必遮遮掩掩的。”

柳清风叹息:“你何必执着?”

“我就是要执着,你告诉我,她,那个贱人,当初有这般美貌吗?”

画像之中的女人,犹如秋水的眼睛,犹如凝脂一般的皮肤,犹如女神一般的神韵,还有那种冰清玉洁,铺天盖地的灵气,那种使人勾魂摄魄的温柔,那种使人膜拜的……

柳清风终于说道:“这幅画像多只能画出夏秋水美丽的三成,师妹,要学会放下,你应该放下啦!”此时他心中想的是,若是你一直放不下,我不是永远没有机会吗?

人都是自私的,况且他心中早就已经起了邪念。

啊!!!!!花梦瑶歇斯底里的吼叫起来,头发散乱,衣衫破裂,她在疯狂的舞动,全无章法――她在刹那之间疯狂。

她的确已经是彻底的疯狂啦,只见她一路走一路跳,脚上的鞋子没有了,身上的衣衫破烂不堪,春光乍泄,而且她的眼神痴呆,木鱼一般,她的口中居然还流出了长长的口水。

在这么多年的痴情守候之后,她得知了真想,知道薛白羽已经真正的死啦。

她的一切希望破灭。不仅如此,夏秋水的美貌还无比尖锐的刺痛了她,尤其是刚才柳清风的这句话――夏秋水比画像中的更加美丽。

也就是说自己的美丽根本就无法和夏秋水媲美,自己根本就是一只小鸟,而夏秋水才是凤凰。可是这么多年来,所有的人都对自己的美貌神魂颠倒。

这种强烈的心理层面的打击,使得花梦瑶崩溃。她崩溃还因为薛冲的心灵力攻击,此时的花梦瑶,忽然什么都不记得啦。

柳清风的眼中射出邪恶的光芒:此时,正是我的机会。一旦她神智清醒,哪里就会喜欢上我,现在下手,正是的时候。

“不好,花梦瑶有危险。”薛冲猛然的意识到了这一点。这是薛冲心灵力窥视之后留在花梦瑶身体上的记忆。

“看来,花梦瑶是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神魂已经受到致命的伤害,我必须掌握这个情况。”大军即将攻打天狼谷,对于太上魔门的首脑,薛冲必须得掌握情况。薛冲飞快的跳进照妖眼,重新回到新金梅灵脉,此时的结界已经变得十分脆弱,薛冲轻易的进入了其中。

在新金梅灵脉的深处,薛冲看到了惊人的一幕,柳清风一把抱住了发疯花梦瑶,就要往床榻的地方走去,他的眼中射出邪恶的光芒,而她的脸上显现茫然,她显然已经处在崩溃之中,这是一个任人宰割的女人。可是在薛冲心灵力的窥视下,就算是这样一个丧失了神智的女人,依然是世上诱惑男人的的东西。薛冲远远看去,都有一种口干舌燥的感觉,更何况是抱住这女子的柳清风。

我该怎么做?他当然知道柳清风现在想干什么。(未完待续。)

辽宁省复员军人康宁医院预约挂号
九江治疗宫颈炎费用
贵州癫痫病医院怎么走
芜湖治疗宫颈炎费用
西安市高陵区医院
友情链接